山东省长岛县的北端有一个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的小岛,它一岛一乡一村

记者魏琪通讯员张世伟

核心提示:山东省长岛县的北端有一个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的小岛,它是长岛县最小的乡镇。在这特殊的小岛上,却有一位扎根小岛当“渔郎”、带领渔民奔小康的党委书记——吴吉壮。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山东省长岛县的北端有一个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的小岛,它是长岛县最小的乡镇。在这特殊的小岛上,却有一位扎根小岛当“渔郎”、带领渔民奔小康的党委书记——吴吉壮。
位于山东省唯一的海岛县——长岛县的北端南隍城岛是长岛最小的乡镇,它一岛一乡一村“三位一体”乡建制,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犹如“海中弹丸”。
心寄孤岛:“让自己吃苦励志是我最大的心怀!”
2007年1月,吴吉壮瞒着家人主动要求下岛工作,来到了离大陆30多海里的北隍城岛任乡长。吴吉壮深知这样做就意味着要长期“吃苦”,但他毅然卷起铺盖上任了,成为全县最偏远的孤岛乡镇的最年轻的领导干部。
对于苦,吴吉壮是有心理准备的,但现实却苦得出乎他的意料。喝水,是苦咸水;住房,是石头小平房,夏日室内温度35ºC,冬天温度在0ºC以下;跟渔民出海生产,风浪颠簸一上午,他要头晕呕吐一整天。
根据乡里的规定,家在县城的工作人员在岛连续工作三周,可以回家休息几天,而吴吉壮回家时间屈指可数。即使节假日他也会留下来值班,让别的工作人员回家团圆。
吴吉壮的妻子是个贤内助。自从他下了岛,公婆又在另一岛上帮不上忙,她就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次,吴吉壮的妻子病倒了,女儿给他打电话:“爸爸,你回来吧,妈妈累病了,还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娘俩在电话那头哭成一团,吴吉壮在电话这头默默掉泪。后来,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妻子毅然辞掉了高薪的工作,专门照顾家庭,解除他的后顾之忧。
小岛艰苦的环境和忙碌的工作,让吴吉壮失去了很多,也让他在磨练中感受到另一种幸福。他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思念父母、妻女,可惦来惦去还是牵挂小岛的心最沉!”
心铺大海:“为渔村生财致富是我最大的心愿!”
2010年初,吴吉壮被组织安排到另一个更小的小岛—南隍城乡担任党委书记。南隍城虽小,但他肩上的担子却更重了。全乡虽然只有200多户,不足1000人口,但年经济收入2亿元,渔民年人均纯收入3万多元,以“山东海岛首富村”远近闻名。
到任之初,正赶上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海珍品出口受阻,虾夷贝养殖也遭受自然灾害而减产,渔民收入受到很大影响。老百姓没了主意,目光齐刷刷盯着新来的“小吴书记”,很多人心里生疑,“这个书记这么年轻,能行吗?”
“行不行,不是说出来的,是干出来的!”吴吉壮上岛当天,就钻进渔村找老渔民们聊天。三天下来,他发现苗种是解决海珍品死亡的关键,转过天他就一头扎进村育苗场,和技术人员天天盯着育苗池,白天工作忙,晚上他就住进育苗场。
一个多月后,第一批优质苗种出了库,他又天天带领乡村两级班子成员进行海区勘探,掌握了水流、水深、底质和底栖生物等第一手资料。坚持现代生态渔业新理念的他,积极引导渔民建立“上中下水层综合利用,多品种立体共存”的立体生态养殖模式,使上层的挂绳海带、中层的吊笼虾夷贝、底层的播养鲍鱼、海参和虾夷贝在相互利用中形成了完整的食物链,在保持生态平衡中提高了复养指数和单位经济效益;鼓励渔民投资营造水下藻类“海底森林”,新建了5个海珍品养殖场,投资1800余万元建造人工鱼礁,进行海底环境改造,新增水下藻类600亩,投资300万元底播海参苗150万头,增加了“海底森林”藻类密度和海参存养量。
有了生态养殖的“本钱”,更要有“钱生钱”的招式。吴吉壮找来村里养殖能人,汇总出生态养殖技术操作规范,形成鲍鱼、海参、海胆、虾夷贝、海带和珍鱼等生态渔养结构,陆续投资1200多万元,与国内13家水产院校进行技术合作,引进虾夷贝、杂交鲍鱼和深水网箱养鱼等国内外养殖新品种和新技术,建成“全省名优新水产养殖示范基地”等3处养殖科研基地,成为全省第一个“现代化渔村试点单位”。
为打响南隍城优质海珍品品牌,一年间吴吉壮带领乡村两级班子成员,七上北京,利用本岛皱纹盘鲍为世界鲍鱼类极品的原产地优势,打造“中国鲍鱼第一岛”,建成国家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鲍鱼良种繁育中心”,被农业部授予健康养殖示范区称号,有6种海珍品注册了国家地理商标。
同时,借助南隍城取得无公害产品、产地和山东省水产品着名商标的优势,参加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山东省十大渔业品牌推介会”,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和农业频道专门为南隍城制播了《一品鲍鱼》等海珍品生态立体养殖系列专题片,制造了轰动的“南隍城”品牌效应。
现在,南隍城正根据本岛经济的特殊优势和市场走势,对传统渔村公司经营模式实行股份改制,力争尽快上市,这种新型的村企分开的村级经济体制既体现现代企业制度,为长远发展集聚力,又顺应群众自发改制发展的利益要求。“心思要用在渔村生财的‘大买卖’上!”是他自己永远不舍的初衷。
心牵渔家:“给乡亲送福求安是我最大的心事!”
南隍城的富裕远近闻名,在外人看来,吴吉壮是小岛“当家人”,一定“财大气粗”。但吴吉壮却是个有名的“抠门书记”,渔村群众也对乡党委一班人的廉洁自律赞不绝口。
穿过一排排整齐的渔家别墅,半山坡上一排建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低矮的石头平房,就是乡政府办公场所。冬天冷,夏天热,蝎子壁虎满墙爬。就这样,工作人员也只一人一间,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
村里看到乡政府的房子实在破的不成样子,主动提出给乡里建办公宿舍楼。以南隍城村的财力,建一栋楼不会增加村里的负担,但乡里研究后,还是用这笔钱建了一处集党员活动、村民娱乐为一体的文化活动中心。乡里只是在平房上搭建了一层板房,算是暂时解决了办公用房的“燃眉之急”。
乡机关没有食堂,一直负责大家伙食的工作人员去年退休了,机关工作人员只好轮流做饭,但机关里大多是不会做饭的男同志,一日三餐非糊即生,有人提议招聘一名会做饭的人,吴吉壮却说:“增加一名编制,每年就多开销几万元,再坚持坚持吧”。这一坚持又是一年多。
吴吉壮对自己、对班子要求“苛刻”,对乡亲们却一点也不含糊。南隍城岛远离大陆,生活基础条件较差,吴吉壮跟乡村班子成员分工负责,100%整修、硬化了乡村主要街道;全村60岁以上男女老人的生活补贴由每月150元分别增加到350元和280元,每年村民养老保险和福利达300余万元;成立老年人活动中心,新上一台彩色B超和一台X光机,群众休闲和看病不再难;120万元添加淡化水设施,全岛军民实现24小时供水,孤岛告别世辈吃苦咸水的历史……
生活过美了,更要“花园村庄”环境美。仅去年吴吉壮和乡干部们义务出工1000多人次,种植树木花卉3万多株,帮助渔村建设“海上花园”;开展“高素质人住进别墅楼”活动;投资120多万元,建立功能全、层次高的党建活动中心、文化站和渔村文化大院;兑现“村民买书,村委报销”政策,引导渔民科学消费和文明生活,小岛一派“楼靓书香花满村”景象,成为“全国文明村”。
吴吉壮说:“美好愿望不能光凭心去想,更要用心踏踏实实去实现!”他感到有追求就要有付出,能在小岛上当回“打渔郎”是自己展示价值的永恒心结。

山东省长岛县渔业资源丰富、品质优越,盛产30多种经济鱼类和200多种贝藻类水产品,是著名的“鲍鱼之乡”“扇贝之乡”“海带之乡”,拥有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2个、省级6个,总面积7825公顷。

山东省长岛县的北端有一个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的小岛,它是长岛县最小的乡镇。在这特殊的小岛上,却有一位扎根小岛当“渔郎”、带领渔民奔小康的党委书记——吴吉壮。

对于很多长岛人来说,“靠海吃海”的渔业传统已深入人心,但是长岛的渔业发展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科技创新,让“靠海吃海”多了科学发展、和谐共存的新理念。长岛县大力推行“水面贝藻鱼兼养、垂直面上中下立体养殖、海底海珍品底播增殖”的健康养殖模式,维护海域生态平衡,积极推动海水养殖由盲目的规模扩张向以生态环境承载力为依据的科学布局转变。

位于山东省唯一的海岛县——长岛县的北端南隍城岛是长岛最小的乡镇,它一岛一乡一村“三位一体”乡建制,面积仅1.83平方公里,犹如“海中弹丸”。

在位于长岛县北部海域的大钦岛乡已成为立体科学养殖的渔村典范。大钦岛陆地面积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万余人,盛产30多种经济鱼类和200多种贝藻类水产品,是山东省省级栉孔扇贝原种保护区,淡干海带出口量占全国的70%,2014年海带销售收入达1.9亿元。

心寄孤岛:“让自己吃苦励志是我最大的心怀!”

大钦岛乡党委书记王诗钰介绍,大钦岛的渔民依靠“贝藻鱼兼养”和“上中下立体结构分布”的生态养殖模式,形成了以海带养殖、捕捞、海珍品底播增养为基础,以虾夷扇贝筏式养殖和深水网箱养鱼为支柱产业,水产品冷藏、精深加工一条龙的生产格局。

2007年1月,吴吉壮瞒着家人主动要求下岛工作,来到了离大陆30多海里的北隍城岛任乡长。吴吉壮深知这样做就意味着要长期“吃苦”,但他毅然卷起铺盖上任了,成为全县最偏远的孤岛乡镇的最年轻的领导干部。

“在垂直面,实行上中下立体开发,上层养殖的海带等藻类释放氧气供给中层虾夷扇贝和底层海参、鲍鱼、海胆等海珍品提供饵料,中层贝类排放的二氧化碳、排泄物又可供养上层的藻类,各养殖品种的代谢物在生长过程中相互利用,组成一个纵向的“食物链”;在水平面,推广虾夷扇贝、海带和深水网箱养殖鱼的“贝藻鱼”兼养,形成一个横向能量循环转化系统,进而将海水养殖区和底播增殖区打造成具有自我维持能力的渔业生态养殖系统,实现海洋物种的互补供给和生态平衡,促进碳汇渔业发展,不断提高养殖科技含量和效益。”王诗钰说,2014年,全乡实现乡村两级经济总收入8.63亿元,人均纯收入1.66万元。

对于苦,吴吉壮是有心理准备的,但现实却苦得出乎他的意料。喝水,是苦咸水;住房,是石头小平房,夏日室内温度35ºC,冬天温度在0ºC以下;跟渔民出海生产,风浪颠簸一上午,他要头晕呕吐一整天。

侯嘉伟 石其鹏 李琨

根据乡里的规定,家在县城的工作人员在岛连续工作三周,可以回家休息几天,而吴吉壮回家时间屈指可数。即使节假日他也会留下来值班,让别的工作人员回家团圆。

责任编辑:王伟

吴吉壮的妻子是个贤内助。自从他下了岛,公婆又在另一岛上帮不上忙,她就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一次,吴吉壮的妻子病倒了,女儿给他打电话:“爸爸,你回来吧,妈妈累病了,还不让我给你打电话……”娘俩在电话那头哭成一团,吴吉壮在电话这头默默掉泪。后来,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妻子毅然辞掉了高薪的工作,专门照顾家庭,解除他的后顾之忧。

小岛艰苦的环境和忙碌的工作,让吴吉壮失去了很多,也让他在磨练中感受到另一种幸福。他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思念父母、妻女,可惦来惦去还是牵挂小岛的心最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