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灾区归来的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司长张永利接受了记者的专访,生命的绿色正在灾区延伸、铺展

张一粟

    中国绿色时报6月11日报道 作为国家林业局赴卧龙地区科技救灾工作组组长,对地震灾区恢复重建有些什么样的感受与思考?刚从灾区归来的国家林业局科技司司长张永利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张永利介绍,国家林业局将“科技救灾,科学重建”作为地震救灾的基本原则。按照局党组的统一部署,由局科技司牵头,局林产工业规划设计院参与组成的科技救灾工作组,自5月25日起,深入卧龙地区,在余震不断、随时都有泥石流与山体滑坡险情的灾区第一线慰问与考察。
    张永利说,地震的危害远没有终结,地震对山地生态影响深远。这次大地震使森林植被遭受严重破坏,一些山坡处于半秃状态,山体滑坡,有些山上一面坡都没有了植被。植被破坏,生态状况改变,还可能引发森林病虫害,破坏生物多样性甚至造成一些珍稀物种灭绝。
    张永利说,要特别重视地震后的次生山地灾害,地震灾害评估不仅是对灾害现状的评估,更应是对灾后潜在危险性的评估、对环境安全的评估、对灾害长期影响的评估。
    这次地震造成的危害之大令人震惊,痛惜之余,张永利认为,建立一个安全稳固的森林生态系统非常重要。林业灾后重建,科学的规划非常重要。地震区处于断裂带上,地质活跃,要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地震的发生,给林业科研提出了新的课题,要加强地震灾后生态恢复的基础研究,灾后的生态建设、植被保护都要制定相关的技术政策措施。今后的林业建设不仅有山区林业、平原林业的发展模式,还要探索地震带上林业的发展模式,建立相适应的技术与经济措施。
    国宝大熊猫的安全成了举世关注的焦点。如何保护大熊猫?张永利的看法是要充分考虑大熊猫的长远发展问题。卧龙自然保护区植被丰富,山清水秀,没有污染,是大熊猫最理想的栖息地。而这次大地震,两边山体滑坡,巨石砸毁大熊猫的圈养场地,卧龙大熊猫人工繁育基地中的32个大熊猫圈舍有14个圈舍被毁,保护区的植物也遭受严重破坏。而且,大熊猫人工繁殖中心处在狭窄的山沟中,周围很难找到平坦的地域转移安置大熊猫,地震后,山体动摇,大熊猫圈舍边的山上一些地方用竹竿一捅,泥石就会滑落下来。
    是否要对大熊猫人工繁育中心进行搬迁,张永利认为,大熊猫繁育中心从卧龙搬迁出去不是一个方向。在大自然中,动植物是相互依存互为条件的一个整体。大熊猫能在卧龙保存下来,说明卧龙是大熊猫的最佳栖息地。我们实行人工种群繁育,最终目的是要让大熊猫回归大自然,让大熊猫种群走向兴旺。大地震让大熊猫受到很大惊吓,它的习性和行为模式都会发生异常,如果再把它搬迁到陌生的环境,大熊猫更不能适应,这样不利于大熊猫的康复与发展。
    张永利说,大熊猫人工繁育中心今后建在哪里,要特别慎重,要科学论证,按自然规律办事,充分考虑大熊猫的生存环境的适应性与安全性。原生栖息地应该是最有利大熊猫发展的。

——写在汶川大地震一周年之际

    中国绿色时报5月12日报道 汶川大地震发生已整整一年了。四川省政府日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向死难同胞默哀之后,有关负责人向新闻媒体通报了一年内全省灾后重建计划。与此同时,从四川省林业厅传来消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下,在社会各界和全国务林人的支持下,全省林业灾后重建工作进展顺利,生命的绿色正在灾区延伸、铺展,正在逐渐抚平大地的伤痕。
  和强大的祖国在一起
  在大地震发生后第二天,中国绿色时报编辑部收到了一条短信,那是一首诗歌。5月15日,这首诗发表在本报一版,题为《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诗歌发表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四川省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副局长叶浪创作的这首诗歌,第一时间喊出了灾区人民的心声: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身后,是一个强大的祖国。
  祖国在他们身后,无数双手伸向了灾区,托起了一个又一个垂危的生命,挽起了一个又一个即将倒下的希望。
  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全面部署,全国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救灾援助工作,全国林业系统上下一心,向灾区人民伸出了无私的援助之手。
  地震发生第二天,国家林业局指导林业抗震救灾工作组乘复航后第一班飞机飞抵成都。与此同时,国家林业局第一时间调集了大量的帐篷和活动板房支援四川灾区安置林业受灾职工,全国林业系统向灾区捐款活动也迅速展开。
  随后,国家林业局局长贾治邦乘直升机赶往卧龙,看望和慰问灾区广大干部群众,指导林业抗震救灾。
  严冬将至,国家林业局派出几路工作组,赶赴四川卧龙、甘肃白水江等地慰问林业干部职工,检查过冬准备工作。
  一声声问候带去了全国林业战线的祝福,一笔笔捐款,传达着一个心声:我们和你在一起。
  11月12日,又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国务院批准了《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生态修复专项规划》,落实投资131亿元。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恢复灾区森林植被和野生动物栖息地,恢复重建受损的自然保护区,林木种苗生产和牧草种子基地生产能力恢复到灾前水平,使水土流失得到一定控制,森林、草地等生态功能初步恢复,恢复重建灾区受损的生态保护、环境保护基础设施,使生态环境监管能力得到恢复。11月17日,国家林业局召开林业新增投资和灾后林业重建工作会,部署生态灾后重建工作。中央的政策支持,像一座灯塔,指引着灾区人民重整河山的方向。
  用绿色播撒生命的希望
  9月10,全国人民还沉浸在奥运会带来的激情与喜悦中。这一天,网上出现了一张图片,让无数网友看过后泪流满面。北川中学的开学典礼结束后,一个班长在黑板上写下了这样的标语:“国人从未负川,川人绝不累国。”
  是的,灾区人民就是这一身傲骨,天塌人不垮。灾区的林业人,则继续用绿色播撒着生命的希望。
  四川省林业厅积极配合,快速反应,成立了由厅长王平任组长的灾后重建工作领导小组,在做好灾情统计、灾后损失评估后,牵头编制上报了《四川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生态修复专项规划》,林业各项恢复重建任务纳入了国家规划;及时召开灾后重建工作会议,对全省林业灾后重建进行全面部署;积极协调国家林业局,将林业因灾受损的所有内容纳入国家生态修复专项规划,落实中央灾后生态修复重建基金47.14亿元,确保通过灾后重建全面恢复提高林业各项功能;帮助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做好香港特区政府援建的协调工作,落实相关特区政府援建资金14亿元;积极抓好欧洲投资银行紧急贷款可研编制和外方评估工作,落实欧洲投资银行林业灾后重建资金5.4亿元人民币。
  酷暑还未消退,北川林业局设计大队的工作人员就开始了林地损毁调查和生态修复规划工作。他们吃干粮、饮山泉、住帐篷,就是为了让群众重拾兴林致富的信心。而震中汶川县,则启动了“破碎山河大绿化”行动,要用3年时间,全面恢复地震中被毁的68.3万亩森林,重建青山绿水的家乡。
  卧龙熊猫基地严重受损,生活在那里的63只大熊猫大部分被转移到雅安碧峰峡基地。自去年7月到9月,先后有14只大熊猫宝宝在此降生,13只顽强地活了下来。12月23日,在地震中经历了走失、迷路最终回家的大熊猫“圆圆”,和它的伴侣“团团”一起,带着大陆人民的期盼和祝福,赶赴台湾担当两岸和平使者的任务。
  正像王平在全国林业厅局长会议期间所说的,虽然地震让林业遭受重创,但是,他们坚强地挺过来了。这一年,他们完成了天保工程、退耕还林工程任务目标。这些都说明,他们是震不怕、压不垮的。
  我们永远和你们心手相牵
  四川省林业厅日前传来消息,四川林业各项恢复重建工作已初见成效。到今年年底,将完成林草植被和大熊猫栖息地恢复200万亩,全面完成森林防火、病虫害防治等保护性设施修复,基本恢复林木种苗生产能力;到2010年底,力争完成90%的林地植被和大熊猫栖息地恢复任务,全面恢复林区基础设施。
  截至今年4月底,四川林业重建已累计开工22个项目,占恢复重建项目总数的29.7%,完成受损林草植被和大熊猫栖息地恢复36.9万亩;修复林木种苗基地1882亩;恢复林区水电路通讯线路1660公里;修复各类房屋12.7万平方米。
  今年4月27日,四川省生态旅游协会成立,山清水秀的四川,宣布重整河山,继续张开怀抱迎接天下的客人。在会上,四川多个知名景点联合宣布,将在今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一周年当天免费开放,以感恩回报社会各界对四川灾后重建的大力支持。
  感谢灾区人民,你们的平安让我们备感欣慰,你们的达观与坚强,给了我们太多心灵的鼓舞。以后的日子,我们将永远和你们心手相牵,同舟共济。
相关链接
5月12日:首个防灾减灾日
  经国务院批准,自2009年起,每年5月12日为全国防灾减灾日。
  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也是林业灾害发生较为频繁的国家。在林业灾害中,森林火灾、土地沙化(沙尘暴)和森林病虫害危害最为严重。根据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统计,我国年均发生森林火灾1万余起,受害森林面积60多万公顷,因灾伤亡500多人;因土地沙化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影响近4亿人口的生产和生活;森林病虫害平均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880亿元人民币。
  林业灾害还会带来洪涝灾害、水土流失、泥石流、山体滑坡、疫病传播等衍生灾害,已成为影响和谐社会建设和威胁生态安全最主要的自然灾害。

张一粟 雷姝彦

    中国绿色时报6月19日报道 “地震灾区恢复重建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包括工业、农业,群众的生产、生活,甚至包括灾区群众的心理重建。但是,还有一个根本的问题是生态的恢复与重建。生态的重建是关系千秋万代的事,搞不好会贻误后代。林业在四川地震灾区占有重要的地位。重建生态体系,必须把林业的重建作为重中之重。”随着北京林业大学原校长贺庆棠教授的开场白,林业老专家四川灾后重建问题研讨会进入了主题。
    6月6日在北京林业大学召开的灾后重建研讨会是中国老教授协会林业专业委员会组织召开的。组织者精心策划,不但请来了众多学识造诣深厚、深入过西南林区、对西南林业颇有研究的老专家,还请来了国家林业局有关司局的领导,大家围绕如何搞好地震灾区生态重建,道出了各自的观点。
    川南的许多山岭肖文发教授都爬过,他的退耕还林试验点就选在那里。担任中国林科院森环所所长的肖文发对震区山地的情况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在发言中强烈呼吁,林业在灾区重建中应有所作为。他说,林业在地震灾区生态体系以至国民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位置,千万不能以传统的林业观念去评价灾区的林业。目前,地震对林业的影响的报道主要集中在大熊猫上,地震对植被、对自然资源的破坏还来不及清理。灾区山地滑坡泥石流有6000多处,地震区山上已面目全非,地震对生态环境影响如何,有哪些物种会消失……地震对林业的惨重损失要尽快评估,作出规划。
    川西山区6月、7月正是雨季,地震破坏了植被,减少了森林涵养水源的作用。灾区要特别注意山洪暴发。专门搞森林水文研究的中国林科院研究员马雪华的焦急担忧溢于言表。
    地震区是世界上植物最丰富的温带地区,这里有享誉中外的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是“宝贵的生物基因库”,然而,大地震对当地生态的影响目前还没有深入调查,白水江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大熊猫受伤与死亡情况还不明……林业要尽快启动抢救性的保护措施!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罗菊春满脸严肃言辞急切。
    地震灾区当务之急不是盖房子,更重要的问题是要提供人们能生存下来的生态环境,让人有“立锥之地”。编写过大学林业造林学讲义西南高山林区造林章节的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王九龄深深感叹:川西林区是发展林业最好的地带,他推荐山毛豆、任豆树是震区植被恢复的最好树种。
    一些被邀请而因故不能到会的老专家、老教授托人转来了他们的书面发言。中科院院士蒋有绪在他的书面发言中强调,地震灾区除了全力在生活、社会经济上重建家园外,植被重建也是一项从未有过的巨大任务。他认为,震区山体结构随时都会因新的滑坡、泥石流而发生变化,加之地震范围广,植被恢复只能依靠自然恢复,逐步使之稳定。
    原国家林业局规划院院长、教授级高工周昌祥的林业重建书面意见亦是强调地震山区目前不宜急忙开展大规模人工造林,首先是封山育林,主要靠自然修复。待地震灾区稍稳定后,要开展必要的调查科考,特别是大熊猫栖息地生态系统的变化研究。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王礼先的书面发言专门论述了灾后重建如何避开泥石流危险区,他以他多次考察岷江滑坡与泥石流的切身经历,有的放矢地提出了应对山体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的具体方法。
    中国老年报原副总编辑谢联辉搞过多年的林业报道,对林业很懂行,他说,地震灾区要整体规划、整体建设,要考虑整个岷江流域的安定与和谐。森林生态系统在灾区重建中具有重要地位。
    国务院农林政策研究中心原顾问石山用山东菏泽林茂粮丰的例子,说明了林业的重要性。他说,林业搞不好,整个生存都要成问题。
    时钟过了12点,会场还是一片热烈。许多老教授意犹未尽,争相发言,大家为灾区献计献策的情怀尽显其中。作为会议主持人的贺庆棠教授遗憾地打住大家,作起了总结发言: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会议,灾后生态重建,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急切需要重视的问题。我们请来了最有发言权的资深学者专家,大家提出了非常中肯的思路与建议。我们将起草有关四川汶川大地震灾区重建规划的建议书,上报国家林业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中央有关部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