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各地在治理化肥对土壤与环境污染遇到问题的时候,如何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

新华社郑州12月26日电题:“土地医生”党永富:保护土壤,就是保护中国人的粮食

好土壤才能让国人吃好粮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刘高阳

来源: 河南省农业厅 发布时间2018-05-03 09:25:51

在河南省西华县西华营镇来洼村,党永富正在给村民宣讲“两会”精神,他从北京两会回来的第二天。从乡人大代表、县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一路当到全国人大代表,今年50岁出头的党永富,从事治土行业已有28年。他衷情于土地,无论走到哪儿、见到谁,总离不开谈治土,时间长了,大伙儿都叫他“土代表”。

“今年‘两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鼓舞人心,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指明了方向。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新农村建设、乡村振兴的表述,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党永富兴奋地说。

“我是研究治土的,也最关心农业。搞现代农业,首先得把粮食稳住,我们有13亿人要吃饭,量不能减,然后再谈提质。”党永富说,中国从传统农业转向化学农业、生态农业,必须走科技创新之路。

然而,农业土地质量并不乐观。“大气污染、水污染,人们都能看得见,土壤污染我们却看不见。”党永富忧心忡忡地说,我们国家不少地方因为过度使用农药、化肥,导致土壤严重破坏,有些甚至已种不成庄稼。

如何减少农药、化肥的使用,同时不降低粮食产量?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他研制出“炭吸附聚谷氨酸”有机肥料新技术,在化肥减量、粮食增产、品质提升上取得了良好效果。“我们就是要通过化肥农药减量让土壤得以恢复,得以休养生息。”党永富说。

“简单地说,通过化肥减量提质增效技术,我们可以实现‘一减、一增、一提、一治’的目的。”党永富介绍道,“一减”,即每亩地减少化肥使用30%;“一增”,即每亩可以增产8%;“一提”,即粮食品质提升3%;“一治”,即土地污染得到防治。

“来洼村已经实现整村推进,目前效果非常好。”来洼村党支部书记崔金立回忆,当初让村民按要求少用化肥,不少人心里嘀咕,化肥用少了,会不会造成减产或生产成本上升?事实证明,产量不减反增,投资成本也仅有传统有机肥的四分之一,种粮种菜都用得起。

事实上,要想改善土地,可以施有机肥,但成本高,而且存在重金属超标的风险。

“现在要想种好地,不相信科学不行。”70岁的农民崔金星对党永富崇拜不已,“没想到化肥减了,产量却不减,‘土代表’功不可没!”

“好土壤才能种出好粮食,好粮食才能让国人健康,让农民卖上好价钱。”党永富感叹道,国家现在重视农业生态环境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到现在我还是见到土就高兴,跟土打了半辈子交道,这也是一种成就啊!”

党永富告诉记者,国家走进新时代,自己的舞台更大了。“我将继续加强科研创新,让自己研制的化肥减量增效提质、土壤除草剂残留治理、植物源替代化学农药拌种防病防虫、重金属钝化等农资次生灾害污染防治技术,在乡村振兴的实践中造福土地、造福广大农民!”党永富满怀信心地说。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远东生物工程公司技术部部长党永富回答记者提问。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2019年1月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将正式施行。治土数十载,全国人大代表、土壤治理专家党永富为土地立法的愿望实现了。

人民网北京3月5日电
5日上午,2019年全国两会首场“代表通道”开启。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远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部长党永富在谈到土壤污染防治问题时说,每一寸土地都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问题。

“土地健康,才能打出真正的好粮食。”在自己的老家、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西华营镇的试验田边上,52岁的党永富说。

在关注土壤污染防治问题上都做了哪些工作?党永富介绍,去年5月,内蒙古向阳谷的刘大成流转了1.3万亩土地种高粱,让刘大成没有想到的是,这片地是已经被污染的耕地,出来的高粱苗大片、整片枯死。带着这一消息,他让技术员立即过去,不管刘大成有钱没钱,都要帮刘大成治,每一寸土地都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问题,结果让刘大成的土地恢复了健康,为刘大成挽回了经济损失400多万元。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不断创造奇迹的中国粮食产量,中国人对粮食的要求,从“吃饱”,走向了“吃好”,同时,对土壤的生态平衡也愈加重视。

党永富还介绍说,除草剂对土壤和环境的污染是世界难题,他还帮助西华县治理了70多万亩土地,因此已经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到西华县考察学习。“从2005年,我累计治理了被除草剂污染的农田2100多万亩。2017年,我带着我们研发的新材料到新疆巴里坤县,与河南省对口援疆办开展科技援助,对于巴里坤整县的化肥减量,经过农业农村部评估,在化肥减量20%的情况下,粮食增产了8%,品质提升3个点,土壤也松软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各地在治理化肥对土壤与环境污染遇到问题的时候,可以到河南西华县和新疆巴里坤县看一看,如果有农民朋友在遇到除草剂的土壤污染和带来农田伤害的时候,可以找刘大成问一问。所以说,这些年我们在治理化肥农药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党永富生在河南周口农村,改革开放前,每亩地只打60多斤粮。“没有化肥,中国人现在还解决不了吃饭问题。”他说,正是靠着合理施用农药、化肥和种植技术的提升,亿万中国人才填饱了肚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