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其中较为明显的有玉米、鱼粉,一边是拿着钱买不到菜粕的饲料加工企业

核心提示:饲料原料采购,本来就是一项很困难的命题。要考虑价格、质量等多重因素,今年更是难上加难。特别是对于我们水产饲料企业来讲,今年不论是菜粕还是鱼粉,其采购困难系数只增不减。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饲料原料采购,本来就是一项很困难的命题。要考虑价格、质量等多重因素,今年更是难上加难。特别是对于我们水产饲料企业来讲,今年不论是菜粕还是鱼粉,其采购困难系数只增不减。
鱼粉:5月份以来,秘鲁超级蒸汽级别鱼粉从10000元/吨上涨至12200元/吨,上涨幅度高达20%以上。尽管在鱼粉价格上涨之处,各大机构均对市场上涨做出解释,并且建议大家采购合理库存。但部分饲料企业对于此次鱼粉价格上涨持怀疑态度,前期备货不充足,导致后期需要付出更多成本。主要是鱼粉作为资源性产品,其价格更多是受到秘鲁鱼粉市场的影响。而一贯的捕鱼、配额等消息炒作已经使得部分饲料厂的神经麻痹。因此即使在资源不佳的客观情况面前,部分饲料企业仍旧不能提高警惕。今年的鱼粉市场变幻莫测,原本看空的市场,竟然最后大反转。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各种消息错综复杂,也难怪有企业会看花了眼。
菜粕:如果说鱼粉是需要付出更多的银子,那么菜粕则是你有钱也买不到。原本5-6月份为新季菜籽上市期间,油厂压榨积极性较高,新季菜粕上市,供应充足。但今年由于收储政策改变,6月4日湖北菜籽收储工作启动以来,截至目前6月中下旬,市场上仍旧没有大量菜粕流通。湖北全省72家参与收购的菜籽油加工企业之一的荆州江陵县的湖北宏凯工贸发展有限公司孙经理说,“现在仓库里有近千吨菜粕,但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不能擅自售卖。”
而作为水产养殖大省的湖北,大批水产饲料企业在等待菜粕开工生产。荆州市天佳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学才,他指着偌大的仓库向记者介绍,“大多数企业去年库存的菜粕只能撑到今年5月底至6月初,直至新菜粕上市。但今年的新菜粕我们却拿钱也买不到,我们加工企业现在几乎弹尽粮绝。”
荆州市金迪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停产两天了,该公司董事长周兴武说,“我们5月份就与油脂加工企业签订菜粕购买合同,订金也打过去了,但今年临时政策调整,不允许私自卖一颗菜粕给我们。我们去油厂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菜粕,就是买不到,只能干着急。”
玉米:这也让我们联想到今年的玉米市场。2013年11月—2014年4月,中储粮用半年时间收购了东北70%的玉米。而今年3月份之后,猪饲料生产逐步上量,饲料企业玉米粮源困难,成为当时当时玉米价格上涨原因之一。尽管后期中储粮开始进行玉米拍卖,但拍卖除去第一次成交率98%以上,最近几次拍卖成交率都较低,只是起到局部玉米价格下降,整体价格依旧强势。尽管中储粮收购玉米,目的是更好得保护玉米价格,从而保障农民种植积极性。但是站在我们饲料企业的角度上来讲,确实增加了采购成本与难度。
综上所述:饲料企业采购朋友们,考验你们的智慧的时间到了,加油!

核心提示:2014年饲料原料市场行情已经落下帷幕,回顾2014年,饲料原料价格继续施压饲料企业,其中较为明显的有玉米、鱼粉。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核心提示:如果还买不到菜粕,荆州市生产鱼饲料的饲料加工企业都要停产了。”16日上午,荆州市饲料工业协会会长李学才满脸焦虑地说。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图片 1荆州一饲料加工企业,偌大的仓库里没有菜粕。
“如果还买不到菜粕,荆州市生产鱼饲料的饲料加工企业都要停产了。”16日上午,荆州市饲料工业协会会长李学才满脸焦虑地说。
按照往年行情,只要湖北省启动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收购工作,饲料加工企业就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菜粕。湖北省自6月4日启动收储工作以来,已有10来天,但市场上仍没有大量菜粕流通。荆州江陵县的湖北宏凯工贸发展有限公司,是全省72家参与收购的菜籽油加工企业之一。该公司市场部孙经理说,“现在仓库里有近千吨菜粕,但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不能擅自售卖。”一边是拿着钱买不到菜粕的饲料加工企业,一边是仓库堆满了菜粕的油脂加工企业。“因油菜籽收储今年突然临时调整政策,让产业链上的企业都有些措手不及。”有业内人士表示。近日,本报记者走访荆州、天门、枝江等地,调查湖北省菜粕市场现状。
现象 部分饲料加工企业 已经停产
油菜籽加工后有两种产品,菜油和菜粕。菜粕是鱼饲料的主要来源,占比通常为30%—40%。
“你看,这是棉粕,这是豆粕,那是小麦,那边正在卸载的是菜饼,就是没有菜粕。”李学才的另一个身份是荆州市天佳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指着偌大的仓库向记者介绍,“大多数企业去年库存的菜粕只能撑到今年5月底至6月初,直至新菜粕上市。但今年的新菜粕我们却拿钱也买不到,我们加工企业现在几乎弹尽粮绝。”
与天佳饲料紧挨着的荆州市金迪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停产两天了。该公司董事长周兴武说,“我们5月份就与油脂加工企业签订菜粕购买合同,订金也打过去了,但今年临时政策调整,不允许私自卖一颗菜粕给我们。我们去油厂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菜粕,就是买不到,只能干着急。”
“我们都提前跟经销商签订了合同,如果企业还无法正常开工,就要违约了。”湖北联友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厚兵最近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而随着水产养殖高峰期来临,鱼饲料需求逐渐加大,湖北这个水产大省的多数饲料加工企业,都将陷入原料紧缺的困局。
探因 收储方政策调整 多数企业不知情
荆州市天骄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是湖北省指定的油脂加工企业之一,该公司从6月9日开始收储后,目前仓库里堆了300多吨菜粕。
该公司总经理胡后裕介绍,往年收储方将菜籽油收走后,会将菜粕直接卖给油厂处理,但今年油厂将菜籽油和菜粕全部交给收储方。胡后裕说,“我之前收了几家饲料企业的订金,政策变化后只能把订金全部退回去。”
据了解,湖北省收储方最新调整的政策,是将菜粕统一给部分企业销售。据周兴武介绍,他通过业内信息获知,收储方前期将菜粕销售权下放给了6家油料加工和饲料加工企业,到6月17日增至16家。初步拟定的纯贸易商出厂价为3050元每吨、半贸易半饲料出厂价格3070元每吨、纯饲料出厂价格3090元每吨。
“我们前期没收到任何政策调整的信息,也不知道选定销售企业的标准。”荆门市五农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余首文介绍,之前他与最先获得菜粕销售权的企业联系后才得知,需要先交纳一部分订金给收储方。但部分获得资质的企业短时间内也拿不出订金,又试图将压力转移到我们这些加工企业身上。要求我们预定一吨菜粕要交500元订金,如果定1万吨菜粕,就得先交500万元订金。
影响 养殖户每斤鱼 成本增加1角钱
随着七八月份水产养殖高峰来临,很多饲料加工企业只得出高价收购菜粕,以解燃眉之急。
“不仅价高,而且质量也没保证。”荆州市金迪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部经理鄢志红介绍,该公司以3270元每吨的价格从钟祥收购了部分菜粕。“这几乎是这么多年来的最高价了。”他用托盘装了两种样品给记者看,与之前收购的菜粕相比,现在市场上能买到的菜粕明显掺了杂物。
“如果短期内菜粕无法大量上市,市场上流通的菜粕价格势必持续上涨,而为了保证生产成本,我们企业只能提高饲料价格。”余首文给记者算了笔账,现在市场上流通的菜粕价格高于往年价格每吨至少200元,这至少会让养殖户每斤鱼的成本增加1角钱。
荆州市畜牧局副局长欧阳金旭更担忧的是,“如果将菜粕销售权统一给几家大企业,极容易形成市场垄断行为,届时,不仅一大批小型饲料加工企业面临倒闭,最终受害的还将是普通的养殖户。”
湖北饲料工业协会会长李汉州介绍,已将湖北省饲料企业面临的问题与收储方进行了沟通,希望能尽快找到可行的措施,加快菜粕进入市场流通环节。
如果将菜粕销售权统一给几家大企业,极容易形成市场垄断行为,届时,不仅一大批小型饲料加工企业面临倒闭,最终受害的还将是普通的养殖户。
—荆州市畜牧局副局长欧阳金旭

2014年饲料原料市场行情已经落下帷幕,回顾2014年,饲料原料价格继续施压饲料企业,其中较为明显的有玉米、鱼粉。当下已经进入2015年,玉米、豆粕、棉菜粕、鱼粉等原料价格该何去何从,又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根据2015年开场的情况来看,预计2015年上半年,玉米、豆粕、棉菜粕等原料很难走出大幅上涨的行情,饲料企业采购成本在今年上半年预计将有所下调。而其中最不令人省心的便是鱼粉,特别是秘鲁高品质鱼粉,预计在今年上半年将继续高位运行。

表1 2014年度饲料原料、油脂市场价格涨跌一览表

图片 2

表1中我们可以看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