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美国尿素产量飙升了10%左右,加强美国制造

在美国尿素产量、产能双增的同时,我国2016年尿素产量却减少7%,出口量更下滑近三分之一。随着美国化肥行业急剧复苏,未来美国很可能会减少更多中国尿素进口,直逼中国尿素出口。而在此背后,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猛推的“加强美国制造,提升美国出口、减少进口”系列新政,或将进一步改变中国尿素的出口格局。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誓言要振兴步履维艰的美国工业、夺回被中国等竞争对手抢走的地盘的时候,欣欣向荣的美国化肥工业已经开始重振旗鼓了。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誓言要振兴步履维艰的美国工业、夺回被中国等竞争对手抢走的地盘的时候,欣欣向荣的美国化肥工业已经开始重振旗鼓了。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消息,去年,受艾奥瓦州、路易斯安那州等地新增和扩大的种植面积提振,美国尿素产量飙升了10%左右,总产能提高了24%。与此同时,作为全球第一大肥料生产国的中国2016年尿素产量减少了7%,出口减少逾三分之一。
这种“风水轮流转”的局面并不是美国政府抬高进口关税或鼓励“购买美国货”等干预行动所致,很大程度上是全球能源市场趋势使然。
蓄势已久的页岩革命帮了美国化肥生产商的忙。水力压裂和水平钻孔技术的结合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天然气产量,降低了天然气成本。而在美国,天然气是尿素、氨等氮肥的关键原材料。
与此同时,美国化肥生产商的中国竞争对手受到煤炭价格急剧上涨的打击,因中国政府在去年决定限制煤炭生产,影响了通常充足的煤炭供应。中国约四分之三的尿素都是产自煤改气。
IHS Global Insight亚太首席经济学家Rajiv
Biswas称,美国低成本页岩气已改变了一些行业的竞争力,能源在这些行业的投入成本中占较高份额;*大的赢家之一是美国化学品行业。
美国化肥产量大幅上升的势头在今年可能持续,因为一些长期规划的新工厂将开始生产——这些工厂常常需要四年左右的时间建成。法国兴业银行农业研究主管Rajesh
Singla估计,今年美国氨产能可能大增200万吨,至1,140万吨左右。
据市场信息供应商安迅思,今年美国尿素产能也可能会上升410万吨,至少有五家大型新工厂或扩建的工厂将投产,令美国到2020年的产能有望比2015年增加50%。
随着更多的化肥生产转向美国,2016年该国尿素进口下滑34%。大宗商品咨询机构CRU
Group的数据显示,虽然中国仍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国,但2016年其在全球尿素生产中的占比已经从上年的43%降至39%。
美国的成本优势至关重要。CRU估计,在美国使用天然气生产一吨尿素的平均成本为130美元。而在中国使用无烟煤生产相同数量的尿素成本在180-210美元之间。生产商OCI
Americas
Inc.表示,天然气在尿素生产成本中的占比约为60%-80%,这取决于工厂的效率以及天然气的价格。
CRU驻北京高级顾问鞠昊称,中国许多效率低下的工厂已经退出了这个行业,2013年至2016年底已有1,260万吨尿素产能关闭。
在中国出口减少之际,尿素价格上涨是化肥行业的另一个利好因素。
当然,售价上涨再加上煤炭价格下跌以及人民币贬值,可能会推动中国对全球市场的氮肥出口再度增加。
不过花旗分析人士表示,与其他地方的大部分竞争对手相比,美国化肥生产商应会继续拥有优势,维持这个行业的繁荣局面,并促使美国在未来几年大幅减少相关产品的进口。

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猛推新政“加强美国制造,提升美国出口、减少进口”。这并不是在推特(类似微博的互联网社交平台)上喊口号,美国的一些行业已然开始复苏,这其中最先显现的就是美国的化肥工业。除总统新政支持外,美国化肥工业能复苏,很大程度上是全球能源市场趋势造成的。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消息,去年,受艾奥瓦州、路易斯安那州等地新增和扩大的种植面积提振,美国尿素产量飙升了10%左右,总产能提高了24%。与此同时,作为全球第一大肥料生产国的中国2016年尿素产量减少了7%,出口减少逾三分之一。

图片 1

这种“风水轮流转”的局面并不是美国政府抬高进口关税或鼓励“购买美国货”等干预行动所致,很大程度上是全球能源市场趋势使然。

蓄势已久的页岩革命帮了美国化肥生产商的忙。水力压裂和水平钻孔技术的结合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天然气产量,降低了天然气成本。而在美国,天然气是尿素、氨等氮肥的关键原材料。

与此同时,美国化肥生产商的中国竞争对手受到煤炭价格急剧上涨的打击,因中国政府在去年决定限制煤炭生产,影响了通常充足的煤炭供应。中国约四分之三的尿素都是产自煤改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