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万源市尚有贫困人口7、8万多人,茶园内再套种土豆

“前年种茶叶纯收入2500多元,去年挣了6580元;从前吃不完扔掉的鲜土豆,现今晒成干土豆片儿,卖了1600元。”12日,鹤峰县五里乡潼泉村一组村民赵东风来到自家2亩茶园除草施肥。“今年,争取茶叶收入过万元,茶园内再套种土豆,全部加工成干土豆片,再赚6000元。”

培育富民产业,是增强贫困人口自身脱贫“造血”功能的重要手段。可是再现代化的产业都离不开人力,尤其是一些贫困山区,产业的劳动密集特性更加突出。

“过去种上一亩粮食作收入不到千元钱;现在种一亩茶园,采下鲜叶直接交给合作社,收入7000元左右。如今,家里4亩多地都种上了茶叶。”4日,恩施市屯堡乡花枝山村村民陈汝照,给大家算起了细账。
花枝山村地处清江河畔,整块整块的山坡,近些年都变成了绿油油的茶园。很多出门打工的村民,也纷纷返乡发展茶园经济,在自家门口,依靠茶叶合作社致富。
据了解,明清以来,花枝茶以口碑相传享誉久远。康熙饮用恩施清江花枝玉露后,亲笔御赐“一品花枝”,花枝茶自此名扬四海。
2009年9月,在外闯荡多年、眼界开阔的村民刘小英,联合52位村民成立了花枝山村有机茶专业合作社。当时,茶园荒废,仅存的几百亩老茶园,年产量不足1万公斤。
“顶着茶叶金字招牌,过去是吃玉米、土豆粮食饭,村民们仅能过上温饱;要吃就吃上富足的‘茶粮”饭,过上小康生活!”合作社负责人刘小英说出了初衷。
村民都有种茶经验,平时也是茶不离口。但真正放弃种玉米、土豆等粮食作物,全心全意去种茶,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为此,合作社先后与市农业局、市科协等部门联合,搞好新品种、新物资的试验示范推广;派专人到田间地头,讲解茶叶种植技术。特别是对社员的鲜叶,实行高于市场价同等级价格的5%-10%进行保护性收购,让村民一条心发展茶园。
由于经营模式的转变,村民种茶的积极性高涨。茶园面积由原来的300多亩,扩大到现在的3000多亩,还辐射到周边村组,社员年鲜叶收入超万元的有100多户,还涌现出了一批像村民周学培超过10万元的茶叶大户,为村民增收近500万元。
目前,专业合作社正在龙凤镇龙马保扎、沐抚办事处成立2家花枝茶系列的专业合作社,分别将发展社员500户以上。

图片 1

四川省万源市,境内山峦重叠,沟壑纵横,海拔落差达2000米,山地占全市幅员面积83%,大部分地方无法实现机械化作业,人力成了产业发展不可或缺的资源。万源市总人口60.08万人,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超过16万人,除去城镇人口及未成年人口,留守在家的主要是50岁以上的老人。

截止去年,万源市尚有贫困人口7、8万多人,要通过发展产业成功脱贫,在劳动力匮乏的情况下,难度可想而知。可喜的是,愈是艰难,他们愈是迎难而上。

万源市堰塘乡,不少村子海拔在1000米以上,路、水、电一直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瓶颈。“天干的时候,我们要到2.5公里外的地方背水,一年四季吃土豆、玉米,逢年过节才能买点大米……”虾叭口村支部副书记颜恒富说。

虾叭口村属于卡斯特地形,从村口进入,是一条幽深的山谷,仅谷底有一小部分平地,从谷地两旁向山坡延伸,一直到乱石丛生的森林边际,这些都被称作耕地,是多年来虾叭口村人从土地中讨食物的杰作。家家户户以及田间地头都建起了水窖,人畜饮水和灌溉用水都得靠这个设施。

走进村子,“万源市马铃薯原种生产基地”、“万源市高山蔬菜基地”两块醒目的牌子屹立在风中,地里的土豆苗长势良好。该村目前发展马铃薯原种2000余亩,高山蔬菜1000余亩。村里成立了万源市堰民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采取“支部+合作社+农户”的模式,采用“六统一分”的生产组织形式,将各家各户笼络到两大产业中来,土豆由市农业局保价收购,蔬菜因季节差不用推销,万源市及临近的重庆市城口县的蔬菜商会上门收购。

村干部介绍,每年12月土豆下种,次年6月份可收获;然后种上高山蔬菜,9月份以后又可收获,这样轮作,每亩产值在六七千元以上,而该村人均耕地超过2亩,这样仅从土地中获得的收入人均就能超过万元,加上山羊、黑鸡等畜禽养殖,收入会更高。

让人诧异的是,虾叭口村是个典型的“老人村”,青壮劳动力几乎无人留在村子里,全村仅老两口留守在家的就有七八十户,而且留守老人均在60岁以上,超过80岁的也大有人在,产业扶贫的路子居然在这些留守老人的脚下成功趟了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