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为农户小额贷款提供保证担保的信贷模式,彭泽县水产养殖信用共同体已累计获得贷款1650万元

近年来,农行河南襄城支行坚持以“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模式为区域内的“三农”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取得明显成效。4年来累计向1.16万多户专业合作社社员发放养殖业贷款,贷款余额4.5亿元,贷款到期收回率100%。襄城县地处中原腹地,是“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

在大别山深处的金寨县全军乡全军村,安徽省金寨县农民李祖超在家里的十多亩茶园忙碌。把园子里的茶叶采摘下来,他还得赶紧回家用新置办的制茶机加工。由于资金充裕,他的茶园施肥到位、采摘及时,有望再获个好收成“这一切得益于这两年银行在村里发放的”公司+农户”担保贷款。”李祖超说。
“吃着茶叶粮,住着茶叶房,卖掉茶叶娶新娘”是全军村村民收入来源的生动写照。全村共有560户2100人,80%以上的农户种茶,是当地村民的支柱收入。过去茶农们由于生产资金缺乏,种植茶叶都是小打小闹,自从这两年农业银行(601288,股吧)金寨县支行在这里发放“公司+农户”的担保贷款后,茶农们的生产资金充裕了,茶叶生产也上了规模。
李祖超2008年加入了当地龙头农业企业金龙玉珠茶叶有限公司组织的剑毫茶叶专业合作社,去年金龙玉珠茶叶公司还帮助合作社的60位农户从农业银行金寨县支行申请到了1万元到5万元不等的小额贷款,有效缓解了茶叶生产中面临的资金难题。
农业银行金寨县支行行长方向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金寨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农民普遍面临资金难题。为此,县农行经过调研考察,创新了“公司+农户”贷款模式,向与金龙玉珠茶叶公司有合作关系的农户发放农户小额贷款,公司为农户小额贷款提供保证担保的信贷模式。这种模式不仅有效解决了农户申请贷款中面临无抵押难担保的“老大难问题”,还有效稳定了公司的茶叶订单。
“去年我们共贷了60户,贷款额为200万元。今年计划贷款额度提高到300万元,让更多农户获得贷款。”方向说。
这种“公司+农户”、“合作社+农户”的信用贷款模式,近年来成为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创新服务“三农”信贷模式的一项重要举措。
在安徽省广德县,安徽第一种粮大户田生米业合作社是农业银行广德支行的重点客户,该行采取了“合作社+农户”、公司保证担保的形式,对合作社里67户种粮农业大户提供农户贷款。农业银行广德县支行行长毛喜祥告诉记者,该行共为6个农民专业合作社、476户社员提供农户小额贷款1760万元,有力地支持了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的发展,也受到了安徽省人大《专业合作社法》调研组的高度评价。
霍邱县属沿淮行蓄洪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沿淮杞柳种植面积达30多万亩,当地柳编加工范围覆盖沿淮20多个乡镇,销售辐射苏、鲁、皖、闽、浙、鄂等省。霍邱的柳编产业被确定为全省十大产业集群之一。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安徽华安达工艺品有限公司是农业银行霍邱县周集支行的重点客户,该企业二十年坚持走“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化“柳编之路”,从业人员近5万农户。农业银行霍邱县支行制定了对柳编大户发放“公司+农户”的“三农”信贷业务新品种,对柳编大户发放贷款32笔,贷款金额2200万元,有效解决了农户对资金的需求,促进了农村产业发展。
安徽省庐江县白湖镇串河社区,有近200户农户从事养殖业、100余户从事专业经济作物种植。农业银行庐江县白湖支行行长查梅生在与农户交谈中发现,种养殖业前景好,但季节性强,资金时效快,因而农户的信贷需求很高,可真正适合他们的服务并没有多少。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查梅生脑海中形成。他把串河社区作为“试验区”,拟定了符合乡情的“银村共建”方案。通过与串河水产养殖协会签订合作协议,白湖支行共向80多户从事黄鳝养殖专业户发放农户小额贷款360万元,促进了串河社区养殖业上规模、高效益。目前已累计发放贷款逾1200万元,无一笔贷款发生风险。
农业银行安徽省分行行长顾正宇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2007年以来,省农行围绕新时期“三农”金融服务发展的总体思路和总行服务“三农”的工作要求,持续加大在“三农”业务领域的投入力度。在信贷资源上,单独安排“三农”信贷计划,确保满足“三农”信贷需求。全行涉农贷款增幅连续五年高于全行贷款平均水平,涉农贷款余额达214亿元;县域贷款五年来增长了270%,余额达263亿元。截至2012年6月末,农户贷款累放69亿元,余额达到28亿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半月谈消息:农村金融病症诸多,造成农民贷款难、致富更难,严重制约了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在一些地方,围绕破解农民”贷款难”,各具特色的探索和实践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这或许能给新一轮农村金融改革带来有益的启示。”三位一体”打造”中国版乡村银行”
3年前,年轻的清华大学博士后陈林到浙江省瑞安市挂职。担任分管金融工作的副市长后,他牵头成立了以农村金融合作为中心、兼有农民专业合作与供销合作的瑞安农村合作协会。这种”三位一体”的新型组织形式直击农村金融难题,在国内外、政府部门与学术界都产生了很大反响,被誉为”中国版乡村银行”。
瑞安隶属全国农村信用社首批改革试点单位之一的温州市。2005年4月,瑞安农村信用联社及其79家分支机构一夜之间集体”变脸”,成为中国首批农村合作银行。
2006年初,浙江省农村工作会议提出探索建立农民专业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三位一体”的农村新型合作体系。2006年3月,瑞安农村合作协会正式成立,以农协为平台实施联保联贷、发展信用合作。
陈林认为,过去部门、城乡、条块分割,使有可能解决农村金融问题的政府和社会资源被分割成各个”山头”,这些有限的资源在”山头”的互相争夺中被消耗掉了。瑞安农协构造金融支农平台不是另起炉灶或推倒重来,而是调动现有合作银行、供销联社的积极性,引入农业、科技等部门的支持,又结合农民专业合作社、村经济合作社等,有效打通并整合了体制内外的多重资源。
瑞安农协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确认瑞安农村合作银行、瑞安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瑞安农村合作经济联合社等为第一批核心会员。另有近百家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机合作社成为第一批基本会员。”在金融支农方面,我们可以依托农协基层网络优势推出联保贷款业务,农民专业合作社可以为农户提供担保,而供销社可以在信用担保的情况下直接赊给农户农资。这就是条块交融的最大益处。”瑞安农村合作银行负责人说。
抵押物与担保人的缺失,长期困扰农村贷款。按银行要求,房产抵押需要房产证与土地证,过去农民提供的抵押物非常不规范;而农户找的担保人多为本村村民,其本身由于信用程度模糊就需要担保,无法成为银行眼中的担保人。
“瑞安农协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担保,而农户向合作社提供反担保的办法,挖掘更多的抵押物资源,让农村的房产、土地承包经营权等都可以间接作为抵押物,满足贷款需要。”陈林说。
农户的私人财产虽然不合乎规范,难以抵押变现,可在乡土生活范围内却具有较高价值,也具有一定的可流通性。在农协协调下,合作社成员向银行贷款,合作社可以为之提供担保,而农户转而以上述自有财产权益向合作社提供反担保,一旦出现风险,合作社会依据这些抵押物对农户有所制约。这种担保与反担保相结合的方式,有望突破农村抵押物资源不足的瓶颈。
这种贷款新形式的出现,还破解了过去贷款环节过多、手续复杂的僵硬局面。瑞安农协顺泰毛芋中心合作社社长林志寅举的例子很形象:”农协流通部帮助农户申请农信担保贷款,还支持办供销超市,社员买农资便宜10%~50%。有了农信担保,社员在购买农资时可以赊账,然后用毛芋成熟上市后的收购款付清。农民春耕冬种时不用自己再一趟趟跑贷款了!”
“捆绑信用”的共同体
“你的信用可贷款1万元,我的可贷款1万元。我在需要钱时,将你的信用贷款与我的捆绑,形成信用共同体,我可以获得两万元贷款。加入信用共同体的人越多,我们获得的单笔贷款就越大。”江西省农村信用社专家这样通俗地描述”信用共同体贷款”。
“信用共同体”是指农村信用社与产业经营户、政府、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等利益相关者形成互动,产业经营户之间形成”责权对等、相互信任、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联保体,农村信用社对产业经营户提供信贷支持的信用体系。
2005年,江西省农村信用社开办信用共同体贷款,并在江西逐步推开,在缺乏有效资产抵押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民对大额生产资金的需求。
江西省彭泽县农民李国安,从事水产养殖十几年,每年投资大约100万元,自有资金60万元。他说,原来受信贷权限的制约,每年从农村信用社获得贷款只有10万元,缺口只能从民间高利融资;信用共同体成立后,已累计在农村信用社获得贷款120万元。没有足够的资产抵押,就能获得这样大笔的贷款,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水产养殖是彭泽县的支柱农业产业,彭泽县水产养殖信用共同体2006年成立。有了平台,开始建立基于信用的担保和联保机制。入会的成员必须交纳起点为2万元的担保基金,集中后在当地信用社存入专户。由养殖户向共同体提出贷款申请,经共同体理事会审核签字后,报当地农村信用社,信用社在不超过担保基金总额5倍的范围内给予贷款支持,同时单户贷款的总额不得超过担保基金总额的80%。
各养殖户之间建立联保机制。联保小组由3~6名养殖户组成,按所养殖的水面面积的不同自愿组成,分别签署联保协议。各共同体成员以水面经营权向理事会进行反担保,目的是将贷款的风险降到最低,同时也促使各成员之间互相监督。截至2008年1月底,彭泽县水产养殖信用共同体已累计获得贷款1650万元,53户共同体成员受益,无一笔不良贷款。
创新金融产品,农行改革”龙回头”
随着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农户的经营范围向经济作物种植、养殖、加工和商贸流通业发展。2007年底,中国农业银行吉林省分行正式启动实施面向”三农”的金融服务试点。农行吉林省分行针对不同类型和不同层次的农民,创新和提供多样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
一是针对农村高端客户金融需求,选择松原市扶余支行开展”农行+’新三农’”模式试点。对从事规模或特色种养业、农村商贸业、农村服务业等多种经营的新型农民提供金融服务,通过服务新型农民群体,辐射带动周边市场和客户,实现存款、保险、基金、银行卡、网上银行等综合收益。
二是针对农村中端市场、种养大户等金融需求,选择四平分行进行”农行+合作社+农产”模式试点。由农民专业合作社提供担保或3户社员联保,农民专业合作社协助农行管理和催收贷款。农民专业合作社对社员有严格的准入条件,专业社设有内部贷审会,对申请担保贷款的社员进行初审把关。这一模式下的社员贷款实行优惠利率,社员单户保证担保贷款额度由5万元扩大到10万元,贷款期限最长可延长至3年。
三是针对农村低端市场从事传统种养业客户金融需求,选择吉林市分行进行”农行+信用村+农户”模式试点。信用村与村民签订贷款偿还协议,对恶意拖欠贷款的,由村负责变卖其农副产品、收回承包地来偿还贷款,信用村有义务协助农行管理和催收贷款。这一模式类似于孟加拉第二代格莱珉银行模式。不同级别的信用村可根据情况分别获得人均2万元、5万元、10万元不等的整体贷款授信额度,对信用村的农户优先发放联保贷款。

近年来,农行河南襄城支行坚持以“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模式为区域内的“三农”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取得明显成效。4年来累计向1.16万多户专业合作社社员发放养殖业贷款,贷款余额4.5亿元,贷款到期收回率1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