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应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期间我国污水资源化利用目标和生态清洁水流域治理目标

“要形成绿色导向和绿色制度,优化绿色布局,保护绿色资产,促进绿色转型,共享绿色福利,‘十三五’规划就应将强化水资源保障与水生态环境保护投融资体系建设列入重要内容。”全国政协委员骆沙鸣用一连串绿色作为他提案的开场白。

由全国人大环资委牵头起草的长江保护法,目前正在抓紧制定。这部重要法律计划在今年底之前,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长江经济带不应只是一个经济概念,而更应该是一个绿色概念。”在农工党中央委员、四川省委副主委,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钟勤建代表看来,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同时,也应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

骆沙鸣认为,“十三五”规划的制定应按照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的新思路和体现生态承载力的新理念,严守生态红线。为此,他建议,对不同的水资源实施动态管理,全面推行严格的水资源制度考核,并细化水资源水量紧缺和水污染突发应急事件处理预案。

这部法律将通过推动结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鼓励技术创新,为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提供法律保障。同时,也将为环境企业带来众多商业机会。

“《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带,但目前来看,还缺乏一个国家层面的落实方案。”钟勤建代表认为,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应统筹生态环境监管与治理。

对于水资源管理,骆沙鸣表示,应明确“十三五”期间我国污水资源化利用目标和生态清洁水流域治理目标,加强水资源管理与推广水务高新技术,形成“江河湖库海”全水域整治格局,高标准达到节水型社会目标,明确节水就是治污理念。

“长江保护涉及到水资源的合理调配、开发利用等。”在生态环境部2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法规与标准司司长别涛介绍,长江保护涉及到水资源的合理调配、开发利用等,从生态环境保护角度,关注水污染防治、水质量改善、水生态保护、水风险防范和水安全保障,“特别是饮用水安全保障,生态环境部已提出相应的条款,向全国人大环资委反映,许多基本精神得到原则采纳。”

尽管长期从事环保工作,但为了写好这一建议,钟勤建代表还是专程把四川沿江的市都走了一遍。“我们西南地区的云、贵、川、渝四省市,已经在省级联动、治理跨区域河流污染和保护生态等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些都为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提供了经验。”

同时,他建议建立清洁水基金。开放水环境治理的公共服务领域,鼓励社会各方面利用基金优惠政策加大环境保护的投入,形成政府、企业、社会和公众四位一体的多元投融资模式。

“长江需要一部法律”

钟勤建代表认为,建设长江流域生态环保合作协调机制是关键,应在国务院直接领导下设立高级别协调机构,指导、协调和解决跨部门、跨行政区域的重大生态环境问题。同时,建立沿江政府首长联席会议制度,重点依托交通、农业、林业等部门,尤其是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环境保护部华东、华南、西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等机构,整合、优化、明晰相关职能职责,协同推进各项工作。

长江横贯中华大地,被称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沿江附近的经济圈,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个省市的广大区域被称为长江经济带。

在他看来,在建设协调机制的基础上,还要制定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统一规划,进行统一监管和治理,明确工作时间表和路线图,把生态走廊的目标、任务、责任落到实处。

这里养育着全国40%的人口,支撑着全国40%的经济总量,是我国除沿海开放地区以外,经济密度最大的经济地带,也是我国的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

谈及如何落到实处,钟勤建代表一口气罗列了多项建议:“沿江省市可以共同设立长江水环境保护治理基金,加大对环境突出问题联合治理力度;建立跨界河流交接断面水质目标管理和考核制度,综合运用行政、经济、法律等多种手段,联合制定跨界河流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计划,建立联合执法、共同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鼓励跨界地区打破行政区域限制,共同规划、共建共享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泥处置设施,实现管网互联互通。”

但同时,长江经济带也是我国水环境问题最为突出的流域之一。多年的监测数据显示,长江经济带面积虽只占全国的21%,但废水排放总量占全国的40%以上,单位面积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1.5至2.0倍。

在他看来,西南地区处于长江上游,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但生态保护任务却比下游发达地区更为繁重,因此,国家应加大对长江上游地区支持力度,实施有利于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的财政转移支付政策,增加生态补偿科目和专项财政拨款,建立长江上游水资源保护和生态建设专项资金。

别涛介绍,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部署和安排,在立法中要找准定位,要“统筹国土空间规划和资源开发利用”“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建立统一高效、协调有序的管理体制”。

“同时,要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运用市场化机制优化社会资源配置,构建生态补偿网。”钟勤建代表认为,要为生态屏障工程、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产业提供税收优惠,调动生态项目投资主体的积极性。在制定“十三五”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时,重点支持节能环保、绿色低碳等重大项目在长江上游地区落地,增强这些地区的自主发展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