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花乡的老花把式谢淑珍,花乡正在努力记录传承那千百年积淀下来的伺花手艺……

她就是花乡的老花把式谢淑珍,今年已经87岁了,扶着花盆长大的她和茉莉结缘有81年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丰台花乡,正在进行着一场特殊的“寻宝”活动——寻访老“花把式”。在现代花卉种植技术的冲击下,有些种花老手艺也在慢慢失传,花乡正在努力记录传承那千百年积淀下来的伺花手艺……黄土岗的茉莉花冬天按朵卖老花匠:谢淑珍年龄:87岁暖融融的过道,走来一位满头白发穿着红毛衣的老太太,手里拎着一个小红桶,给那棵半人多高的茉莉花浇水。老人扦插茉莉的手艺让不少邻里家都有了这棵茉莉的“子孙后代”。她就是花乡的老花把式谢淑珍,今年已经87岁了,扶着花盆长大的她和茉莉结缘有81年了。谢淑珍的老家在河北南宫,6岁的时候随着家人到那时的北平讨生活,父亲的落脚点就是花乡黄土岗。黄土岗村,因为村中有风沙积成的黄土坡而得名,这里的土质为黄沙土,土质中性偏酸,透水性好,非常适合花卉种植,引来了四邻八乡乃至天津、河北、山东等外地人来到黄土岗买地种植鲜花。到了清代,黄土岗已经形成了以种植白货、杂货、鲜药材为主的花卉产业。谢淑珍的父亲来到黄土岗时就是给人家当长工扛活,那家园子主要就是种植茉莉。父亲当长工的同时,自己也慢慢种点儿花,在谢淑珍17岁那年终于置办下了36亩地,不过也因为这36亩地,解放后还被划成了地主。其实那时候黄土岗创造了不少“财富神话”,有些身无分文讨饭来黄土岗扛活的人,通过自己或者几代人的努力置办下可观的家业。谢淑珍的丈夫也是这样。当时他给一家花厂打工扛活,结果那家花厂发不起工钱,给了他500棵茉莉抵债,谢淑珍和丈夫租了2亩地,冬天弄10间洞子养茉莉,成了小业主了。黄土岗种那么多茉莉干什么呢?这就不得不说起老北京人爱喝的茉莉花茶了。据说慈禧太后爱喝茉莉花茶,京城就流行了起来,黄土岗种植的茉莉花基本上都是供应给京城各大茶行的,当时张一元、吴裕泰和天津的中茶公司都要用到黄土岗的花。因为北京的气候比南方寒冷,昼夜温差大,日照强,茉莉花比南方香,甚至有南方的茶商都到花乡来窖制花茶。茉莉花开花的时候,两里地外就能闻到茉莉香味儿,此时也是黄土岗人最忙碌的日子。摘茉莉花可讲究了,必须摘花骨朵,而且要选那种花苞发白的、花萼还得包着花骨朵但已经开始下滑的那种,得手疾眼快,人过去这片茉莉花就得都摘下来,如果今天不摘,等花骨朵开开了,香味儿一散,就不值钱了。解放后谢淑珍在南郊花圃工作,那时候每天的工资是1块1、1块2,等到茉莉花大量开放的时候,他们都要去摘花。那时候可能是最早的“计件”工作了,摘1斤茉莉花2毛钱,多的时候谢淑珍一天能摘12斤,能挣2毛4。20世纪50年代,花乡的花把式有时候月收入能到五六十元,那时候北京农民一年收入也不过百元左右。夏天的茉莉花是论斤卖,冬天的茉莉花可就是论朵卖了。那时候冬天的洞子,可不像现在的大棚,玻璃窖成本高,许多花厂都是用窗户纸喷桐油糊洞子,洞子也只有半米高,进去摘花,腰都直不起来。“那时候茶叶铺大多把茉莉花当赠品,买茶叶的送那么一两朵。”谢淑珍回忆说。控制花开精确到小时老花匠:徐宝群年龄:64岁“都没地了!”64岁的花把式徐宝群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黄土岗人,父母那辈的亲戚朋友几乎都是种花为生的。刚刚从黄土岗村花卉企业经理岗位上退下了的徐宝群,可谓见证了花乡地区花卉种植在新时代遭遇的变迁:儿时家里家外都是养花种花的,“文革”时“砸烂花盆闹革命”,原来同春花厂108棵腰粗的玉兰树都锯倒了,花乡白兰花基本绝迹京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花农们侍弄花儿的手改成了种粮种菜,改革开放后随着人们对花卉的需求,90年代花乡的花卉产业又兴盛起来,除了供北京市用花,还有的销到了天津,每年还为天安门广场摆花提供10多万盆鲜花。早些年每到过完春节,黄土岗的花农们都要到广州去进茉莉花,那时候是用火车从广州运花棵子,用蒲包包着。南北方水土和温湿度不同,运来的花过了长江就开始发干、掉叶子,经常出现死株。许宝群是1994年第一次到南方考察的,之后北京也开始引进广东的观叶植物和福建的盆景、浙江的苗木等。“以前有过花厂从南方用火车运来一车茉莉花,结果到了地儿都干死了,只能扔了。一个花农把花枝子拿回家用水泡着,结果泡段时间竟然都活了,自此发了家。”徐宝群很自豪,因为他后来发现了窍门,在南方挖出棵子来,蒲包包了,再在原坑里放那么半个月一个月的,让花株缓缓,再运回北京,死亡率就大大降低了。“以前的老花把式,控制花开时间能精确到小时,老手艺快失传了!”徐宝群说,黄土岗地区的花卉业,千百年来延续的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像以前种的一串红,22厘米的盆,四五朵花,底下叶子看不见根茎,一盆小菊花,金黄的一盆,见不着盆里的土……“养花的成本比从外地进花还贵,现在没有土地了,也没了用武之地。”说起来花把式的老手艺,徐宝群头头是道:“老把式讲究粘、拉、贴、靠,粘就是热粘皮,是种嫁接方法,就是在天气热的秋天也能嫁接;拉,就是花卉的造型;贴,就是把两种颜色不同的花卉挨着,能串色,培养出新颜色;靠,就是将供养能力小但花型漂亮的品种嫁接到供养能力大的植株上的一种方式……”经历过现如今的工业化生产技术,徐宝群还是念念不忘老把式的那些传承了千百年的技艺,和那些已经消失在黄土岗地界儿上的花卉种植场景。寻访老花把式留住花样记忆如今的花乡老花把式,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老去,可是花已经印刻在他们的血脉里。87岁的谢淑珍依旧保留着种植茉莉的习惯,不过是从花田到花盆,每年还要自己熏制茉莉花茶,因为她说现在外面卖的茉莉花茶已经不是黄土岗茉莉花熏出来的味道;徐宝群闲来就爱到自己曾经工作的花卉市场溜达溜达,回忆市场曾经每年10万株月季进京城,埋过一冬、春天上市的热闹……老花把式盼望传承了千百年的种花手艺能够继续传承下去,花乡乡政府也已经开始了针对老花把式的寻访工作,留住花乡的花样记忆。目前花乡的老花把式已经不到100人了,散落在各个村里,有的已经告别种花多年,有的举家在外地依旧以种花为生,花乡正在逐一寻访记录这些花乡的宝贝,并将以纪录片的形式,记录花乡的花田往事。老花把式的“养花经”熏制茉莉花茶待茉莉花开时,下午四五点钟选择花苞发白、花萼包着花骨朵但已经开始松动的摘下来,放到买来的茶叶里,盖上盖子闷一宿。第二天一早挑尽茉莉花,一片也不要剩下。在茉莉花花期中可以重复熏制,直到达到自己满意的味道。据说以前讲究的茉莉花茶要熏制7遍。盆花养殖许多盆花买回家就容易死,可能和楼房里不接地气有关,可以在倒盆时将花盆内部垫上一点东西,让花根和花盆底之间留有一定空间,这样可以让花更好地生长。水仙花养殖春节前后许多人都爱养殖水仙花,可是有的水仙过早开花,有的光长叶子不长花,这是因为室内温度过高造成的。水仙花球白天可以放在室内,晚上可以放在阳台靠窗的地方甚至室外,水仙不怕冻,适当的低温可以控制水仙的生长速度。本报记者孙颖X133
责任编辑:孟德才

茉莉花含有芳香油、香叶醇等20多种化合物,有祛寒邪、助理郁的功效。茉莉花不仅可以观赏,更被人们广泛用于制作花茶、精油、甜品,是很好的花材选择。

留住花样记忆

记者:大哥,您今天的收入还不少呢,今年茉莉花的行情怎么样呢?

“以前的老花把式,控制花开时间能精确到小时,老手艺快失传了!”徐宝群说,黄土岗地区的花卉业,千百年来延续的都是前店后厂的模式,像以前种的一串红,22厘米的盆,四五朵花,底下叶子看不见根茎,一盆小菊花,金黄的一盆,见不着盆里的土……“养花的成本比从外地进花还贵,现在没有土地了,也没了用武之地。”说起来花把式的老手艺,徐宝群头头是道:“老把式讲究粘、拉、贴、靠,粘就是热粘皮,是种嫁接方法,就是在天气热的秋天也能嫁接;拉,就是花卉的造型;贴,就是把两种颜色不同的花卉挨着,能串色,培养出新颜色;靠,就是将供养能力小但花型漂亮的品种嫁接到供养能力大的植株上的一种方式……”

花农钟福东:今年我们基本上就是20块钱一斤,往年没那么好,去年基本上就是15块钱一斤。

盆花养殖

花农钟福东正忙着采花,今年他家种了2亩茉莉花,从7月开始天天采花,天天有收入。

黄土岗种那么多茉莉干什么呢?这就不得不说起老北京人爱喝的茉莉花茶了。

原来花骨朵才是制作茉莉花茶的关键。茉莉花因其洁白无暇,自古以来备受人们青睐。而茉莉花馥郁的香气也使茉莉花茶成为许多消费者首选的“当家茶”。每年的6月到9月,当地的村民都会来到茉莉花基地采摘茉莉花,按照当天采摘的斤两来结算工资。

谢淑珍的老家在河北南宫,6岁的时候随着家人到那时的北平讨生活,父亲的落脚点就是花乡黄土岗。

花农费师傅:这个茉莉花开了做茶就不香了,要这样的朵朵儿,烘茶就香得很。

许多盆花买回家就容易死,可能和楼房里不接地气有关,可以在倒盆时将花盆内部垫上一点东西,让花根和花盆底之间留有一定空间,这样可以让花更好地生长。

四川犍为县是我国茉莉花的主产区之一,这里有300年左右的茉莉花种植和加工的历史。眼下正是茉莉花的花期,到了采花季节,茉莉花海里总是一片热闹的场面。那么,今年茉莉花的产量和行情如何呢?

到了清代,黄土岗已经形成了以种植白货、杂货、鲜药材为主的花卉产业。谢淑珍的父亲来到黄土岗时就是给人家当长工扛活,那家园子主要就是种植茉莉。

漫步在四川乐山犍为县的茉莉花基地里,一朵朵洁白的茉莉环佩青衣,微风徐来,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清香,十分令人陶醉。记者在茉莉花基地看到,花农们正顶着雨采摘茉莉,不过他们摘的都是花骨朵,盛开的茉莉不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如今的花乡老花把式,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老去,可是花已经印刻在他们的血脉里。87岁的谢淑珍依旧保留着种植茉莉的习惯,不过是从花田到花盆,每年还要自己熏制茉莉花茶,因为她说现在外面卖的茉莉花茶已经不是黄土岗茉莉花熏出来的味道;徐宝群闲来就爱到自己曾经工作的花卉市场溜达溜达,回忆市场曾经每年10万株月季进京城,埋过一冬、春天上市的热闹……

犍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陈光勇:目前,全县茉莉花茶产业的综合产值已经达到了28.8亿元。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依托独特的茉莉花资源,进一步做大做强茉莉茶产业,新发展茉莉茶精深加工企业5户,加工企业将达到50户。我们将继续拓宽北方销售市场,实现茉莉茶综合产值40亿元以上。

解放后谢淑珍在南郊花圃工作,那时候每天的工资是1块1、1块2,等到茉莉花大量开放的时候,他们都要去摘花。那时候可能是最早的“计件”工作了,摘1斤茉莉花2毛钱,多的时候谢淑珍一天能摘12斤,能挣2毛4。

种植其它农作物亩产值只有3000到5000元,种植茉花的产值可以达到2万元以上,而且种植茉莉花是当地农民就地转移劳动力的一个产业,种植茉莉花实现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

许宝群是1994年第一次到南方考察的,之后北京也开始引进广东的观叶植物和福建的盆景、浙江的苗木等。

四川炒花丹露茗茶有限公司技术顾问包云秀:我们家里三代都是生产茉莉花茶的,做这个茉莉花茶特别讲究,茉莉花全是用我们犍为本地的有机茉莉花,所以说我们的花茶喝起特别的幽香,甘甜。

“以前有过花厂从南方用火车运来一车茉莉花,结果到了地儿都干死了,只能扔了。一个花农把花枝子拿回家用水泡着,结果泡段时间竟然都活了,自此发了家。”徐宝群很自豪,因为他后来发现了窍门,在南方挖出棵子来,蒲包包了,再在原坑里放那么半个月一个月的,让花株缓缓,再运回北京,死亡率就大大降低了。

由于今年乐山地区雨水较多,阳光充足,所以茉莉花长势喜人,预计今年的产量将达到2.7万吨,比去年增长5%,茉莉花茶也将达到1.6万吨左右。不过依照现在的订单来看,今年的市场对犍为县茉莉花的需求将达到1.7万吨,所以今年的茉莉花茶的价格不会因为增产而降低。

老花把式盼望传承了千百年的种花手艺能够继续传承下去,花乡乡政府也已经开始了针对老花把式的寻访工作,留住花乡的花样记忆。目前花乡的老花把式已经不到100人了,散落在各个村里,有的已经告别种花多年,有的举家在外地依旧以种花为生,花乡正在逐一寻访记录这些花乡的宝贝,并将以纪录片的形式,记录花乡的花田往事。

目前,犍为县茉莉花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近10万亩,是全国第二大茉莉花种植基地,每年需要采花工8万人,为当地带来1.6亿元的收入。而这其实也仅仅只是茉莉花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当地人用了300年的时间酝酿出的茉莉花茶才是智慧的结晶。

父亲当长工的同时,自己也慢慢种点儿花,在谢淑珍17岁那年终于置办下了36亩地,不过也因为这36亩地,解放后还被划成了地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