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寿寨村共执行八大类基础设备建设,昔日后进村如何搬掉

2月4日上午,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三河镇召开总结大会,前几天刚通过整村脱贫验收的万寿寨村获得综合考核第二名,让人啧啧称奇。要知道,3年前,万寿寨村在全镇13个村的考核中还叨陪末座,是全县有名的后进村。

2月4日上午,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三河镇召开总结大会,前几天刚通过整村脱贫验收的万寿寨村获得综合考核第二名,让人啧啧称奇。要知道,3年前,万寿寨村在全镇13个村的考核中还叨陪末座,是全县有名的后进村。
万寿寨村为何能“破冰”前行?昔日后进村如何搬掉“绊脚石”,大步向前?记者实地调研,试图解码。
党建与扶贫“同频共振” (症结: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人心不齐。)
万寿寨村紧邻沪渝高速公路,距离三河场镇只有4公里路,且还有明末名将秦良玉屯兵遗址,无论区位优势还是资源优势都不错,让人很难理解它为什么会成为贫困村。
“过去,村干部之间有矛盾,村里管理混乱、人心涣散。”三河镇统战委员兼万寿寨村“第一书记”雷云琼说,万寿寨村是由两个村合并而来,两个村的村干部因为一些事情积怨颇深。合并后,村干部在村里各自为政,导致许多工作开展不下去。县里或镇上有什么项目都不积极争取,就算有项目安排下来,也是尽量安排到自己原来所在的村。尤其是村级财务不透明,导致党员群众对村支两委的信任度大减。长此以往,万寿寨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得不到发挥,成为贫困村也就不奇怪了。
(药方:镇党委对村委会班子进行了调整,达到了换人换思维的两全效果。)
“我们在2011年村委会换届的时候,推选了新的支部书记。”雷云琼告诉记者,新支书张天剑时年41岁,在外务工多年,年轻且有胆识。
上任伊始,张天剑和雷云琼就分别找几个村干部谈心,统一了思想。并挨家挨户找党员和群众聊天,消除过往的隔阂,向他们介绍村里的打算,并身体力行地带头发展种植、养殖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村支两委的关系理顺,党员群众也重新鼓起了战胜贫困的勇气和决心,整个村子的精神状态焕然一新。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雷云琼深有感悟地对记者表示,脱贫攻坚过程中,基层党组织必须发挥战斗堡垒的作用,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打通联系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基础设施全方位改善
(症结:基础设施欠账,是每个贫困村多少都会遇到的难题,万寿寨村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明显。)
记者在张天剑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材料中看到,该村8项亟待解决的问题中,有6项涉及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集中安置点建设、上山公路、人畜饮水、部分农田水利灌溉设施、村组道路、危旧房改造等,初步概算共需资金2134万元。
基础设施落后,对该村的经济发展形成了极大制约。以道路为例,从村里到镇上虽然只有4公里路程,但由于是一条泥巴路,车辆通行极为困难。村民们只能肩挑背磨地把苞谷、谷子背下山,再把种子、肥料背回来,来回要大半天时间。万寿组村民康兴华告诉记者,自己每年要往山下背上万斤的苞谷、谷子和洋芋,背上山的肥料等农资也有1000多斤。
路难行,久而久之,村里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下山,与外界的联系越来越少,不仅经济发展落后,思想意识也“跟不上趟”。
(药方: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加快建设进度。)
从2014到2015年,万寿寨村共实施八大类基础设施建设,包括5.8公里村组公路硬化,10千伏农网改造、新建水厂、垃圾处理池、三级提灌站等,极大地改善了村容村貌,方便了村民的生活。
刚刚越线的深度贫困户李治元对此感慨颇深:“要不是借了扶贫这股东风,我家哪能住上现在的房子。”
李治元现居住在万寿寨村牛栏坪集中安置点,303平方米两楼一底的全框架结构房屋,共花了24万元。算上D级危房改造补贴和政府扶持,李治元自己出了不到一半的钱,石柱县级相关部门还免费赠送了沙发、餐桌等家具。
基础设施的完善,让村里的交通方便了不少,环境也变好了,不少在外打工的村民瞅准机会,纷纷返乡发展,村里的青壮年劳动力比过去显著增多,重显生机。
用市场化应对产业“空心化”
(症结:产业结构单一,以传统的粮猪二元结构为主,且均为散户,抗市场风险能力弱。)
致贫因素交织,是贫困村的典型表现,万寿寨村也是如此。资料显示,该村海拔高度650-1490米,呈垂直立体气候,人均耕地不足8分。
当地村干部告诉记者,这样的地形条件本就不适合种植水稻,更何况大多数耕地所处海拔较高,从播种到收获都比山下要晚,加之品种无特色,很难售卖出去。
当地村民大多种植土豆、玉米,辅以养猪,但这样的农业结构,平时糊口已属不易,稍有天灾,就“全盘打翻”。
(药方:发展产业是脱贫的必由之路,过去两年,万寿寨村先后种植猕猴桃513亩、辣椒600亩,寿桃1.6万株、脆红李1.6万株、紫皮樱桃1万株和5000株核桃,解决了产业空心化问题。)
三河镇党委书记陈益科表示,产业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经济问题,必须通过市场化手段来解决。
他们是怎么做的?镇村共同谋划,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在海拔800米以上的石峰组,我们依托秦良玉屯兵遗址进行旅游开发,并规划了30家农家乐,目前已开业了8家。”陈益科说,而在800米以下的万寿组和长春组,则通过引进业主,重点打造四季水果园、花卉苗木园和特色养殖园,这既是一种乡村旅游,又是对山上景区旅游的补充和互动。
起到了什么效果?64岁的当地村民吴斗莲现身说法:“养了百余只山羊,每年出栏50-60只,收入约5万元,比过去种苞谷喂猪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记者还了解到,秦良玉屯兵遗址已被规划为万寿寨景区,两家投资商将共同出资5.8亿元进行打造,按照4A级景区目标,重点建设万寿寨遗址公园,包含驻马关、兵营、跑马场、点将台、秦良玉帅府、练兵场等景点。
万寿寨景区有望在2017年开门迎客。“届时,我们才能够真正把村民从土地里解放出来,让大家不仅脱贫而且能致富。”陈益科说。

万寿寨村为何能“破冰”前行?昔日后进村如何搬掉“绊脚石”,大步向前?记者实地调研,试图解码。

党建与扶贫“同频共振”

(症结: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人心不齐。)

万寿寨村紧邻沪渝高速公路,距离三河场镇只有4公里路,且还有明末名将秦良玉屯兵遗址,无论区位优势还是资源优势都不错,让人很难理解它为什么会成为贫困村。

“过去,村干部之间有矛盾,村里管理混乱、人心涣散。”三河镇统战委员兼万寿寨村“第一书记”雷云琼说,万寿寨村是由两个村合并而来,两个村的村干部因为一些事情积怨颇深。合并后,村干部在村里各自为政,导致许多工作开展不下去。县里或镇上有什么项目都不积极争取,就算有项目安排下来,也是尽量安排到自己原来所在的村。尤其是村级财务不透明,导致党员群众对村支两委的信任度大减。长此以往,万寿寨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得不到发挥,成为贫困村也就不奇怪了。

(药方:镇党委对村委会班子进行了调整,达到了换人换思维的两全效果。)

“我们在2011年村委会换届的时候,推选了新的支部书记。”雷云琼告诉记者,新支书张天剑时年41岁,在外务工多年,年轻且有胆识。

上任伊始,张天剑和雷云琼就分别找几个村干部谈心,统一了思想。并挨家挨户找党员和群众聊天,消除过往的隔阂,向他们介绍村里的打算,并身体力行地带头发展种植、养殖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村支两委的关系理顺,党员群众也重新鼓起了战胜贫困的勇气和决心,整个村子的精神状态焕然一新。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雷云琼深有感悟地对记者表示,脱贫攻坚过程中,基层党组织必须发挥战斗堡垒的作用,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打通联系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基础设施全方位改善

(症结:基础设施欠账,是每个贫困村多少都会遇到的难题,万寿寨村在这方面表现得更为明显。)

记者在张天剑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材料中看到,该村8项亟待解决的问题中,有6项涉及基础设施建设,包括集中安置点建设、上山公路、人畜饮水、部分农田水利灌溉设施、村组道路、危旧房改造等,初步概算共需资金2134万元。

基础设施落后,对该村的经济发展形成了极大制约。以道路为例,从村里到镇上虽然只有4公里路程,但由于是一条泥巴路,车辆通行极为困难。村民们只能肩挑背磨地把苞谷、谷子背下山,再把种子、肥料背回来,来回要大半天时间。万寿组村民康兴华告诉记者,自己每年要往山下背上万斤的苞谷、谷子和洋芋,背上山的肥料等农资也有1000多斤。

路难行,久而久之,村里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下山,与外界的联系越来越少,不仅经济发展落后,思想意识也“跟不上趟”。

(药方: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力度,加快建设进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