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马不停蹄地拜会了中国高层,让谈判成果被关于贸易便利化和农业问题的争议绑架是一种耻辱

意见不合、初步共识、重回谈判、弥合分歧……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世界贸易组织在印尼巴厘岛会议室的灯火通宵达旦,多哈回合全球贸易谈判在这里紧张举行。
7日,人们终于迎来“阿泽维多时刻”——这位WTO的总干事促成了世贸组织成立18年来首份全球性贸易协议。阿泽维多在致辞中一度哽咽,“WTO历史上首次迎来真正成果。我们回到了正轨上,但现在只是个开始。”
对于WTO而言,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多哈回合谈判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如今,它终于迎来突破。印尼贸易部长吉达说,这一周充斥着高层次外交、漫漫长夜,并且还相当的戏剧化。但它也确保了多边贸易体系的达成,这惠及我们的小企业和脆弱的经济。
对于全球贸易而言,发展中及最不发达国家从这个协议中受益最大。这份一揽子协定包括10份文件,内容涵盖了简化海关及口岸通关程序、允许发展中国家在粮食安全问题上具有更多选择权、协助最不发达国家发展贸易等内容。而WTO预估,其将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达上万亿美元。
协议潜在经济效益达万亿
从3日开始举行的谈判充满变数。原定于6日结束的会程几次三番出现分歧,并因突发事项而延期。在磋商举行初期,农业是最大问题,如何实现农业改革,在补贴、产品准入和粮食安全方面达到一致性,是帮助解决其他谈判问题的关键。而印度和美国对此有严重分歧。
阿泽维多和大会主席印尼贸易部长吉塔·维亚万紧急召集成员代表磋商,终于在6日夜里使美印弥合分歧。但意外状况再次出现,几个拉美成员因美国对古巴禁运政策拒绝签署文件。巴厘会议不得不彻夜进行,好在拉美四国最终放弃了阻击“巴厘一揽子协议”的立场。
7日,世贸组织第九届部长级会议在延期一天后,终于就多哈回合“早期收获”协议达成一致,在印尼巴厘岛圆满闭幕。
会议通过的“早期收获”协议包括贸易便利化、部分农业议题以及发展三个部分。会议同时明确,在未来12个月内,对所有多哈未决议题,尤其是农业、发展和最不发达国家关心议题制订工作计划。
根据经合组织研究报告,“早期收获”将有力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帮助创造就业,并降低10%至15%的贸易成本,其中贸易便利化协议将每年为全球创造1万亿美元的收益,2100万就业岗位,帮助发展中国家出口增长10%,发达国家出口增长5%。
对处于脆弱复苏中的世界经济而言,这无疑是重大利好。而对于WTO而言,这同样是挽回其地位的重要一刻。华盛顿的一位贸易律师特伦斯·斯图尔特便表示,如果各方并不解决根本问题,将令WTO在面对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时,解决问题的能力受到质疑。
今年11月,前WTO总干事拉米还曾呼吁,WTO的使命需要更为现代化,并加以扩大。拉米感叹称,为了“净化”成员国出于政治目的而提出的提案,这一国际组织损失了多年的谈判时间。
在协定达成后,欧盟贸易代表德古赫特指出,协定挽救了世贸组织,使其免于落入“靠边站的黑暗”。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也在会后发表声明称,“WTO迈入了新纪元。”
发展中及最不发达国家将受益
对于发展中国家及最不发达国家而言,这份协定有着非凡的意义,其宗旨在于通过简化海关手续并使它们变得更为透明,来缓解贸易壁垒。
会议期间,一些与会成员借此机会为发展中及最不发达国家提供援助。中国与贝宁、布基纳法索、马里、乍得组成的“棉花四国”3日发表联合新闻公报,宣布将在世贸组织框架下进一步加强棉花领域合作,此举得到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赞赏。当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还与阿泽维多签署了第三期“最不发达国家及加入世贸组织中国项目”的备忘录。
根据WTO达成的协议,在农业方面,协定同意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一系列与农业相关的服务,并在一定条件下同意发展中国家为保障粮食安全进行公共储粮。在棉花贸易方面,协定同意为最不发达国家进一步开放市场,并为这些国家提高棉花产量提供协助。
在发展议题方面,协定同意为最不发达国家出口到富裕国家的商品实现免税免配额制;进一步简化最不发达国家出口产品的认定程序;允许最不发达国家的服务优先进入富裕国家市场;同意建立监督机制,对最不发达国家享受的优先待遇进行监督。美国谷物协会总裁汤姆·斯莱特表示,这份协议虽不完美,但确实会为商品市场带来透明度。世界需要WTO,任何其他协议都要依赖于WTO的协议作为基础。
不过,这项协议只是“早期收获”,谈判只是在贸易便利、农业、发展等几个议题上取得共识,而多哈回合总共有八大议题,仍有多个重要议题尚未推进。
也有一些人却对例如农业等问题未来能否形成共识表示担忧。国际贸易观察者沃洛克称,所谓的最大突破看上去像是只解决了另一场部长级会议没有解决的事情而已。
英国国际救援组织乐施会对给予粮食补贴方面的共识表示欢迎,但他同时也认为,这并不是所谓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该组织的高级政策顾问罗曼表示,这一协议很难使贫困国家真正发生改变,但至少它让粮食安全的谈判始终处于进程中。

整个日内瓦多边谈判体系目前已经停止运转。而且,这次瘫痪带来的更为直接的冲击是,将改写WTO多边机制的道路选择]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近日在世贸组织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在日内瓦举行的密集贸易谈判虽然已在困难重重的诸多领域取得进展,但未能达成最终的全球贸易协议。谈判已经非常接近于达成协议,但最终仍未能成功。他还表示,协议的最终达成需要由即将参加贸易部长会议的部长们来决定。他希望以此为契机,恢复外界对世贸组织作为贸易谈判论坛的信心。
世界贸易组织第九次部长级会议计划于12月初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这被视为重启多哈回合谈判、打破全球多边贸易谈判僵局的最后机会。
突破障碍—— 需要各成员的政治决心
世界贸易组织网站的消息称,自9月1日接任世贸组织总干事以来,阿泽维多在最近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一直在就提高全球海关的通关程序效率,令跨境贸易程序变得更加透明和更具可预见性的计划进行谈判。
这项被称为首个全球贸易改革的计划,连日来备受媒体关注。据悉,全球贸易改革计划,属于多哈回合谈判的一部分。该计划中涉及多哈回合谈判的内容包括农业、发展和贸易便利化三部分。据国际商会估测,该计划如果谈成,将给全球经济额外带来9600亿美元的贸易收入,创造2100万个就业岗位,其中有1800万个在发展中国家。
但目前未能就该计划达成协议。阿泽维多对媒体表示,在日内瓦举行的谈判过程已经结束,需要进行更高级别的磋商。最终达成协议需要由即将参加巴厘岛会议的部长们来决定。他解释说,日内瓦谈判进程陷入僵局,不是因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分歧,也不是因为时间不足,而是由特定的局部问题导致的。他强调,如果我们想要协议有突破,就需要政治参与和政治决心。无论是谈判桌上的问题的未来,还是世贸组织的未来,都需要由部长们来决定。
谈判成果—— 被争议所绑架是一种耻辱
世贸组织努力推动各方在巴厘岛会议上达成多哈回合谈判的先期成果,将包括贸易便利化、农业和发展三大议题。若能达成,将进一步推动全球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恢复各国对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心。印尼贸易部11月27日发表声明称,尽管前两个议题仍待讨论,但发展问题已经取得可喜进展。
世贸组织第九次部长级会议主席、印尼贸易部部长吉塔在声明中说,如果世贸组织的159个成员愿意努力达成一定程度上的共识,为会议成果迈出坚实一步,巴厘岛会议将成为世贸组织的新里程碑。
吉塔表示,让谈判成果被关于贸易便利化和农业问题的争议绑架是一种耻辱,在谈判成果关乎最不发达国家利益时更是如此。我们必须对现有成果加以保护。印尼贸易部国际贸易合作司司长伊曼认为,发达国家应当在谈判中降低姿态,并将其在农业补贴争议等问题上的政治立场略微放松。
作为农业大国,印尼对会议中的农业议题保持高度关注。吉塔此前称,农业补贴问题将是本次会议中“最难啃的骨头”,但他承诺印尼将努力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农业补贴问题上谈判的桥梁。
农业补贴—— 可能成为谈判的政治筹码
根据世贸组织《农业协议》,发展中国家享有的农产品补贴不得超过该国农业生产总值的10%。由于近年来农产品价格不断上升,以印度、印尼为首的发展中国家提出关于粮食安全的G33提案,要求将此限制放宽到15%,以保障本国粮食安全。
由于G33提案涉及修改世贸组织《农业协议》,并非一时一地可以完成。在阿泽维多大力推动下,各国谈判代表上周在日内瓦提出为期4年的“和平条款”,承诺在条款有效期内,发展中国家农业补贴即便超过10%的限额,也不会遭到申诉。
G33提案最初提出时曾遭世贸组织部分成员反对,担心获得补贴的粮食出口到世界会扰乱全球农产品市场。经过反复协商,美国等发达国家同意设定4年过渡期,但这一“和平条款”却遭到了提案“领头羊”印度的强烈反对。印度于今年9月通过《食品安全法案》,每年拨出200亿美元让国内约2/3的人口每月以补贴价格购买5公斤粮食。由于担心过渡期太短、影响贫困农民享受补贴政策,印度倾向于要求条款无限期适用,直到达成永久性协议。
吉塔此前表示,印尼将在这一议题上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继续推进农业补贴“和平条款”的落实,并努力延长其时效性。
印尼科学院经济研究中心专家斯瓦格对本报记者表示,农业补贴问题之所以棘手,是因为这一议题可能成为谈判中的政治筹码,如果一国坚持先满足农业方面的谈判要求再谈贸易便利化,就会造成巴厘岛会议中的两大议题互相绑架,陷入僵局。

时隔6个月,巴西籍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又一次出现在中国。这一次,他的主要任务便是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周。从11月7日开始,他密集地会见了曾一起在日内瓦奋战的老战友——APEC经济体的部长级贸易官员们。

同时,他也马不停蹄地拜会了中国高层。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在7日拜会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外,他还出席了9日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开幕式,并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与今年5月在青岛APEC贸易部长会议间隙,接受本报专访时的乐观姿态相比,此次阿泽维多的神态与语气均稍显沉重。这半年内,新上台的印度总理莫迪以更为强硬的谈判态度让WTO谈判进程搁浅。

WTO面临最为严重危机

本报记者已从不同渠道了解到,整个日内瓦多边谈判体系目前已经停止运转。而且,这次瘫痪带来的更为直接的冲击是,将改写WTO多边机制的道路选择。换句话说,相当多的成员开始讨论,如何另起炉灶,绕开印度这样的反对方,以期落实去年在巴厘岛达成的一揽子协议。

阿泽维多8日在会议间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一点。他说,此次僵局,可算是WTO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危机,并将危机归结为美国与印度之间的分歧。虽然在本次APEC会议周期间,他惊喜地发现,美国和印度之间已经开始了重新接洽,但目前还没有成功。

“我不能对这些会谈做出评价,因为我并不知道他们讨论了些什么。现在确实有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但我希望这些迹象能够真正落实到具体的措施上,并推进真正的突破。”他对本报记者说。

阿泽维多始终反复强调去年巴厘岛会议前夕,自己将原本不愿意投入精力参与谈判的各经济体领导人会聚在一起,努力推进并最终达成了“巴厘一揽子协定”。

现在,他重启了信心之旅。在与中国最高领导人见面之后,9日,他又启程前往澳大利亚,准备出席15日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以期获取更多的政治支持。

缘起美印分歧

去年12月,WTO第九届部长级会议达成的“巴厘一揽子协定”,本可以算作结束长达10年的WTO多哈回合的有限成果,但一切都在今年7月31日正式签署协议之时发生了逆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