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与农村合营社一向同盟,提起公司的直接供应蔬菜

近期,镇海骆驼各大餐饮企业经骆驼市场监管所的牵头,与几家农村合作社洽谈“农餐联姻”相关事宜。将餐饮企业与农民合作社聚到一起,面对面交流,促成直供通道,这在我区还是首次。
“联姻”拓宽合作渠道
去年,骆驼市场监管所牵头在辖区内成立餐饮行业协会。该协会每月定期召开会议,探讨提升餐饮服务。“我们去了许多农民合作社踩点,了解相关运作,最终决定运用餐饮行业协会这个平台推动‘农餐联姻’。”
该所工作人员介绍。
“原来与超市、菜场对接,销量虽然不错,但是一些换季、淡季的农产品会滞销。”农村合作社的王师傅说,和餐馆合作后,他们对农产品的需求解决了这个问题。
科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骆驼分公司经理李柳生说,该公司现在引进新科技,除了种植以外,还可以提供清洗、加工、保鲜等服务,保证菜品的新鲜和安全。
“想要把农民合作社做大做强,不仅要做出品牌,还发展电商模式,为市民提供更加便捷的餐饮服务。”李柳生说。
“联姻”减少中间成本
笔者了解到,普通的餐饮企业原先大多通过批发市场,少量通过菜场、超市等渠道选购食材。这其中要经过批发商、经销商之手,不仅成本高,而且几经周折之后的蔬菜新鲜度也会大打折扣,影响口感。
而“农餐联姻”的模式,让早上从田头采摘的新鲜蔬菜,中午就能在灶头炒出一盆盆喷香的小菜。
“这种模式能大大减少我们进货的成本。”一位餐饮企业负责人说,“我们自己到菜场购买本地土豆要5元一斤,还要搭上运输费用和采购成本,但与农村合作社直接合作,价格只要3元一斤,他们还送货上门。长期合作可节约大笔资金,而且菜品的新鲜度有保障。”
“联姻”保证味蕾享受
“自己家的阳台上种了一些葱、豆芽之类的蔬菜,要是有个院子就好了!”家住清川小区的王女士发出这样的感慨。
快节奏的生活让更多市民追求回归自然,提倡绿色蔬菜。通过“农餐联姻”,争取让原先只有去农家乐才能享受到的“绿色”在许多餐饮企业也能享受。
目前,四季永逸大饭店、曙光丽亭酒店、海尚大酒店、山外山饭店等7家餐饮企业已表现出强烈的“农餐联姻”合作意向,市民在大饭店品尝特色农家菜系的愿望即将成为现实。
“现在部分餐饮企业还推出了透明厨房,让食客对新鲜蔬菜有更直观的感受。”骆驼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说。

清新的空气、满眼的绿色、丰富的农作物……如今,城市人越来越向往农村生活,而市民们天天拎着的“菜篮子”,承载的却是城市与农村对话的变迁:曾经,菜篮子一头连着居民千家万户,一头连着农民田间地头,中间还有一道道采购商、批发商、经营户,不仅增加了流通成本,还影响了流通的速度、妨碍了“菜篮子”商品的新鲜。而如今,我市不少具有前瞻性的农民,利用合作社组织,通过进菜场、入食堂、到超市,为“菜篮子”开辟了一条直达城市的捷径,给市民带来实实在在亲近农村的实惠。
农民合作社到菜市场摆摊去
凌晨三、四点钟,镇海九龙湖农民老张等人正忙着将田里蔬菜收割、装车,两个小时后,满载着丝瓜、黄瓜、空心菜、苋菜等十多种蔬菜的小货车就将它们配送到了城区的南街、炼化、骆驼三大菜市场。七点多钟,家住镇海城关、炼化、骆驼一带的居民们,就可以在科奥农业种植基地无公害蔬菜直销处把这些新鲜的蔬菜买回家了。“萝卜带点泥,青瓜有点刺,青菜有微微的露水,一看就特别新鲜,不是淋过水的那种。”家住骆驼华丰花园的陈阿姨是这里无公害蔬菜的老主顾了,说起合作社的直供蔬菜,总是赞不绝口。
前段时间,部分农产品价格大涨,让不少居民的“菜篮子”拎得有点沉,同时也出现了“蒜你狠”、“姜你军”之类的新名词;而今年上半年,卷心菜等又出现滞销,给部分农民带去了不少损失。如何降低农产品成本,保障供给、稳定价格、促进销售,成为社会各界广泛讨论的话题,我市工商部门也积极为农产品供销铺路造桥。镇海工商分局通过对辖区农民专业合作社调研发现,当前合作社的销售主要包括批发市场、超市等,销售面有一定局限性,为此,该分局主动帮助有意向的合作社联络,将其引进菜市场直接销售,与市民面对面。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不少合作社对‘直达’菜市场有兴趣,但由于担心菜市场没有摊位、摊位费过高等原因,直销的主动性还不够。”镇海工商分局市场合同科有关负责人说。为此,该分局主动为合作社牵线搭桥,联络了该区尚有闲置摊位的南街、炼化、骆驼三大菜市场,以保障扩大农民合作社的销售范围,同时希望通过减少销售环节来稳定市民菜篮子价格。
事实上,当初的设想达到了理想的效果。一个月前,九龙湖科之奥农业合作社进入镇海区三大菜市场,每天提供2500多公斤直供蔬菜,包括青菜、油麦菜、空心菜、木耳菜、西红柿、茄子、黄瓜以及部分水果等20余个品种,合作社开设的无公害蔬菜直销摊位虽然均位于地段较偏的“自产自销”区,但还是成为菜市场的明星摊位。
“我们的蔬菜平均价格要比其他摊位便宜10%以上。如小青菜批发价每公斤6元,普通摊贩卖8元,我们合作社的摊位只卖7元,木耳价批发价每公斤5元,普通摊贩卖7元至8元,我们只卖6元。”科奥农业合作社负责人李柳生告诉笔者。而今年4月底,鄞州区一家蔬菜种植公司在鼓楼中心菜市场和咏归菜市场也设立蔬菜直销点,因为减少了中间环节,菜价普遍比市场价便宜不少,有些菜优惠幅度高达50%。
价格便宜自然惠及市民,而蔬菜新鲜更是广大居民所期待的。由于普通摊贩的蔬菜需要从批发市场去进货,蔬菜在流通环境滞留的时间相对较长,而“直供”模式直接将田头采摘来的蔬菜放到了菜市场,因此蔬菜口感也特别好。“我就喜欢买直供摊位的菜,几乎天天买苋菜,因为无公害的吃起来特别香,不仅自己买,还经常帮儿子、女儿家里代买。”当天上午,笔者在科之奥农业合作社的摊位前遇到了经常来买菜的周阿姨,对于合作社直供的蔬菜赞不绝口。
采访中,不少农民专业合作社表示,当前田头蔬菜进菜场还处于尝试阶段,目前来看效果不错,经常还没到中午就销售一空,现在正打算进一步增加进菜场的蔬菜数量,使更多居民可以与新鲜的农作物亲密接触。
“田头菜”直奔食堂“大灶头”
因为有了合作社的直供体系,除了拎菜篮子的“马大嫂”,一些吃食堂的上班族、学生族,也可以享受到新鲜蔬菜的口福了。
每个工作日早上6点半,镇海金菜篮蔬菜专业合作社蔬菜配送中心的门口就会停放两辆保鲜车,刚从田里采摘来的新鲜大白菜、土豆一箱箱往车上装,半小时后这些蔬菜将会被送到镇海区各大单位的食堂。
看着一箱箱新鲜蔬菜被送上车,已经种植蔬菜多年的潘师傅等种植户心里乐开了花:“我们现在只管种植,销路和价格都不用操心,省心多了。”而一家学校后勤部门负责人也表示:“我们学校有1700名师生,合作社配送蔬菜使我们减少了采购车和人员的配备,蔬菜不仅新鲜,而且采购价格也比菜场同类蔬菜便宜,每天能节省300元左右。”据统计,镇海金菜篮蔬菜专业合作社都会有2吨至3吨新鲜蔬菜送到蛟川中心学校等13家单位,每月该合作社配送的蔬菜多达十几种约80多吨,每月订单额稳定在二三十万左右,营业额逾20多万。
“今年5月初,我们积极实施行政指导,以合作、自产、直销的贩销模式,助推合作社、基地与企事业单位签署无公害农产品采供协议,实现农户与各单位食堂的供销挂钩,让本区农业合作社和基地的‘田头菜’直奔各机关企业事业单位食堂的灶头。”据镇海工商部门介绍,推进订单式合作,引导酒店、企业、学校食堂与农业合作社、基地对接,将原先农户与超市、单位食堂等的零散、口头、短期合作,转变为订单式的规范化长期合作。这既保障了蔬菜等农产品的销路和收购价格的相对稳定,又在一定程度上让农户规避了市场风险。
据不完全统计,我市“飞洪”、“绿佳佳”、“晓华”、“绿丰”、“金菜篮”、“味满园”等农民专业合作社已与宁波大学、“开元”等20余家单位食堂或餐厅签订了蔬菜、水果、禽蛋等直供合作协议,农产品直销体系从“菜篮子”进入到“菜盘子”。
农超对接,让“菜篮子”拎得更轻松
不可否认,在居民对菜篮子降价呼声最强烈的时期,超市的生鲜蔬菜给宁波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为稳定物价、吸引客流,我市超市纷纷推出特价菜、一元菜,超市凭借良好的购物环境、自助的购物方式和部分蔬菜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很多市民。
在我市,沃尔玛、家乐福、三江等各大超市,几乎都有本地农民合作社的蔬菜。三江镇海城关店生鲜部郑宏经理告诉笔者:“超市80%以上的蔬菜是本地直供,其中叶菜类的大多由本地的合作社或基地提供,这一方面保证了蔬菜采摘的成熟度和新鲜度,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降低价格,一般而言,超市蔬菜的价格低于市场价20%左右。”郑宏以当前热卖的茭白为例,市面上带壳茭白每公斤10元左右,而近期超市里不带壳的每公斤仅售7.98元。也正因如此,一些超市纷纷扩大生鲜经营,三江该门店每日客流量达到7000人次左右,今年以来营业额同比增长39%。
笔者从工商部门获悉,截至今年一季度,全市累计实有农民专业合作社2542户,成员出资总额22.33亿元,超市则是农民专业合作社主要销售对象之一。有数据显示,自2009年底,宁波市首个农超对接项目“沃尔玛——镇海飞洪蔬菜直供基地”开始正式运行以来,一年间农超对接已渐成规模。来自8大类900余个品种,农超直供体系为城市居民“菜篮子”保驾护航。

每日凌晨时分,镇海区九龙湖镇,一辆满载新鲜蔬菜的运输车缓缓驶出西河村,它属于该村的科之奥农业专业合作社,要在早上5时前,将蔬菜送至对接超市的配送中心。距其两公里外的长宏村,宁波飞洪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蔬菜配送车也开始启动。
这两辆车,一辆属于农业专业合作社,一辆属于以配送为主的农业公司。在农超对接的背景下,它们所代表的正是镇海区蔬菜进超市的两种探索路径。
200亩蚕豆烂地里
科之奥农业专业合作社的35家农户大多来自于周边的杜夹岙、上周等村庄,租赁土地600多亩,去年11月28日与北仑的加贝超市总部签订农超对接合同,到现在已有大半年。
在“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现实下,农超对接将千家万户的小生产与千变万化的大市场对接起来,构建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产销一体化链条,是实现商家、农民、消费者共赢的有效措施。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农超间的距离并不易跨越。
“农超对接不见得是好事,5月份,200多亩蚕豆宁愿烂在田里。”科之奥负责人李柳生叹气,当时超市给出的收购价格为0.35元/斤,但实际上雇佣人工采摘的成本就需0.2元/斤,加上运输费用,“算了下成本,还是不卖为好。”他给笔者算了笔账,去年人工费8元/小时,今年即使12元/小时,依旧招不到工人。
“农超对接确实为我们提供了稳定的销售渠道,”李柳生说,但商户价格不稳定、收购价格低、对接成本高等问题,也实实在在困扰着起步不久的合作社。在区工商分局的帮助下,他们在南街菜场、炼化菜场、骆驼菜场自行挂牌设摊,“我们更愿意在市场卖,薄利多销,有主动权。”
镇海区农超对接陷困境
镇海区农业局统计数据显示,至6月底,该区有农业专业合作社45家,其中蔬果类合作社23家,主要集中在九龙湖镇、骆驼街道和澥浦镇。
“耕地资源短缺、没有超市总部。”镇海区贸粮局相关负责人道出镇海在农超对接中的困境:耕地面积少,因此该区农业专业合作社规模普遍不大;没有超市总部,则意味着农户或职能部门无法直接与本区超市门店对话。
农户或合作社加入“农超对接”,还需要迈过高门槛:质量检测、进场费、运输成本,以及超市转嫁的优惠让利。“超市的促销让利都需要农户和合作社共同承担。”在这种情况下,农户更愿意去市场零卖,而不愿低价批发;一些规模不大的农业专业合作社,则更倾向于自产自销。
“中间体”模式的启示
飞洪生态代表的则是农超对接的另一种运营模式。飞洪公司前身为宁波飞洪蔬菜配送有限公司,它运用在蔬菜配送上的经验与优势,目前,已成功与全市15家超市形成对接,并为每一家对接超市单独安排配送车。一头连接着生产基地,一头连接着市场终端,飞洪担任着整合资源的“中间体”,在农超对接的困境中开辟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据公司负责人鲍善虎介绍,公司的利润点90%来自于配送环节,而不是生产环节。虽然旗下拥有飞洪农业专业合作社,并与附近村庄农户签订了合同,但飞洪的80%货源依旧来自合作社以外,有些是从宁波批发市场拿的,有些则来自安徽、山东等地,“我们与许多外地蔬菜种植基地都签订了购销合同”。
配送部李经理告诉笔者,飞洪与本地其他农业专业合作社合作不多,“有一些果蔬品种,本地种不出来。”“中间体”的优势由此凸显——合理整合以及分配资源。而谈及普通合作社在农超对接中的地位,李经理坦言:“产量有限,同时许多超市都要求入场费,按销售额的5~10%不等,这对于普通合作社来说,恐难承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