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所得股份收益的40%用于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

万变不离其宗:打造“股份农民”

贵州省六盘水市坚持守住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三条底线”,激活农村各类生产要素潜能,探索发展多种形式股份合作,最大限度地释放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的综合效应。

新华社兰州1月12日电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从2018年起,甘肃将全面推开农村“三变”改革,通过股份制改革,盘活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和人力资本,使农民通过股权来增加收益,拓宽增收渠道。

——贵州六盘水“三变”改革调研

一、主要做法

甘肃省近日出台“三变”改革意见,将围绕人、地、资金、经营主体、村级集体经济5类要素进行改革,构建以农民为主体、股权为纽带的产业发展平台。通过“三变”改革,使农村闲置的资源活起来、分散的资金聚起来、增收的产业强起来,到2020年,全省每个村都有集体经济经营收入。

中央农办调研组

采取政府主导、企业和合作社为载体、农民参与的方式,深入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实现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

据了解,在资源变资产中,甘肃将把集体土地、林地、水域和闲置的房屋、设备等资源资产的使用权,入股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取得股份权利。在资金变股金中,将各级各部门投入到农村的发展生产和扶持类财政资金,量化为村集体或农民持有的股金,集中投入到各类经营主体,享有股份权利,按股比获得收益。在农民变股东中,鼓励农民自愿以土地或林地承包经营权、集体资产股权、住房财产权,以及自有生产经营设施、大中型农机具、资金、技术、技艺、劳动力、无形资产等生产要素,投资入股经营主体,享受股份权利。

原编者按:前不久,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农办主任、中央财办副主任唐仁健同志带领中央农办赵阳、何予平、王宾、王茂林几位同志,围绕新形势下如何激活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人力资本,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就农村“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情况,到贵州省六盘水市作了调研,形成此篇调研报告。征得调研组同意,在本报刊发。

推动资源变资产。一是集体资产入股。经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同意,对集体各类资产进行清理核实,确权后折价入股农业经营主体,并按比例获得收益。水城县海坪村将351亩荒山荒坡入股彝族风情街项目,建有38个院落1.9万平方米,村集体及村民占30%的股份,分红收益中的50%分配给180户村民,其余红利用于支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和贫困户救助救济。二是农民土地入股。农户以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农业经营主体,开展股份合作。盘县娘娘山园区通过“三变”带动周边8个村964户2864人变为股东,将他们聘用为固定员工,参与园区生产管理领取固定工资,按股分红。

据了解,为了搞好“三变”改革,甘肃将用5年时间做好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并将中央及省级符合条件的涉农资金进行整合,量化为村集体的股金,投入到各类经营主体,按投资入股比例分红。

前不久,我们赴贵州省六盘水市就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情况进行了专题调查。调研组先后到了钟山区月照养生谷、大河镇都市型现代农业产业示范园区,水城县米箩镇猕猴桃产业示范园区、玉舍镇海坪彝寨易地扶贫搬迁点,同各级领导、乡村干部、农民群众、企业经营者进行了交流座谈。

推动资金变股金。一是财政项目资金转变为股金。将财政投入到农村的相关资金等量化为村集体或村民的股金(补贴类、救济类、应急类资金除外),在不改变资金性质及用途的前提下,集中投入到各类农业经营主体,按股比获得收益。六枝特区抵耳村将财政扶持村级集体资金100万元入股农业科技公司,种植茶叶1000亩。前三年公司每年支付8万元保底分红,自第四年起每年递增1万元,最高至15万元。村所得股份收益的40%用于发展壮大村集体经济,60%用于扶助本村贫困人口。二是扶贫专项资金转变为股金。将精准扶贫到户的财政补助资金,投入到效益较好的企业,合理确定贫困农户持有的股份比例。钟山区针对187户扶贫对象,将684万元财政扶贫项目资金入股2家农业公司,通过农业公司入股农村商业银行,建立资金变股金分红退出机制和动态管理机制,每年审核一次。

另外,甘肃还将探索“企业+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培育“三变”改革经营主体,并建立“三变”改革信贷风险补偿基金和扶贫产业基金,要求农民、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承接经营主体依法订立合同或协议,做到“三变”改革合同书、股权证、分红单“三个到户”,确保村集体和农民个人的股份权益。

通过调研,我们总的感受是:六盘水市“三变”改革的核心是打造“股份农民”,通过集体资源调动政府资源、政府资源撬动社会资源的“双轮驱动”,有效活化了要素资源,实现了“产业连体”“股权连心”,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积极性,具有典型的制度创新意义。

4886a威尼斯城官网,推进农民变股东。一是引导农民入股公司。六枝特区郎岱镇引导4个村以6000亩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农业企业建设猕猴桃产业基地,土地股份占总股本的10%。产生效益前,公司每年向农户支付每亩600元的保底分红;产生效益后,按纯利润的10%作为土地入股分红。二是引导农民入股合作社。钟山区周家寨村70户农民以20年的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合作社从事葡萄种植,采取“保底十分红”的方式。前三年或因遭受自然灾害无收益的年份,农户每年可以分得每亩600元的保底分红。产生效益后,盈利按合作社70%、入股农户30%的比例分配。

一、穷则思变,“五难”孕育“三变”

二、重要作用

六盘水地处贵州西部乌蒙山腹地,喀斯特地貌突出,山高沟深,耕地零碎,生态脆弱,农业条件恶劣,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在“四化同步”进程中怎么补齐农业短板,在西部贫困山区用什么路径推进精准扶贫,在喀斯特山地条件下怎么发展现代农业,在经济社会转型中怎样构建激发弱势群体潜能和保护弱势群体利益的制度体系,在共同富裕道路上怎么构建先富带后富的制度机制,这五个现实问题,成为摆在六盘水面前的时代难题。

通过“三变”,增强了农村集体经济实力,2015年初全市共有集体经济“空壳村”390个,通过“三变”改革已全部消除。通过“三变”,创新了产业扶贫模式,近两年带动22万贫困群众脱贫。通过“三变”,把分散的各种资源集中起来,农民从原来的小生产经营者变为大产业大企业的股东,从原来的仅获得土地租金、务工收入转变到土地租金、务工收入、股份分红兼得的效果,拓宽了农民致富渠道。

穷则思变。围绕着这“五难”,六盘水创造性地提出了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其总体思路是: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和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的带动作用,构建以农民为主体的产业发展平台;通过股份制改革盘活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和人力资本,以股权为纽带整合农村、政府和社会的各种资源要素注入产业发展平台,形成推进产业发展强大聚力合力,提高组织程度,发挥规模优势,既壮大集体经济,更促进农民增收。

三、实践意义

具体而言,资源变资产,就是村集体将集体土地、林地、水域等自然资源要素,通过入股等方式加以盘活。资金变股金,就是在不改变资金使用性质及用途的前提下,将各级财政投入到农村的发展类、扶持类资金等,量化为村集体或农民持有的股金投入各类经营主体,享有股份权利。农民变股东,就是农民将个人的资源、资产、资金、技术等,入股到经营主体,成为股东、参与分红。

一是“三变”改革赋予了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包括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以及流转权和入股权、农村集体经营资产股份权等权益,不仅适应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而且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有利于深化农村综合改革。二是“三变”改革把千家万户的农户同千变万化的大市场联系起来,通过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互助合作,有效整合村集体和农户手中少而散的土地、资金、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实现规模化布局、标准化生产、规范化管理、品牌化经营,提高了农业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和市场竞争力。三是“三变”改革将分散扶持村集体和贫困户的财政资金进行整合,投入到农村的基础设施、水电产业、乡村旅游,形成固定资产项目,再折股量化给贫困村集体和贫困户,并入股农业经营主体,把一次性的财政资金投入变为农户长期稳定的财产收入,提高了扶贫开发的精准度。四是通过将集体荒山荒坡入股企业,进行综合开发利用,变荒为宝,发展体现资源优势、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农业优势产业,发展以农产品保鲜、精深加工等为主体的第二产业,发展以农业观光旅游为主体的第三产业,推动农业“接二连三”为生态建设和经济建设同步实施找到了结合点,实现了生态美和百姓富的有机统一。

此外,六盘水在基层创造实践中,还将“三变”扩展为“三变+特色农业”“三变+乡村旅游”等12种模式和土地股、自然风光股等12种股权形式。在那些深入开展“三变”改革的地区,可以说是无物不股:能产生价值的资源资产都探索入股;无奇不股:气候资源、民俗资源、村落资源、古树资源等都能入股;无事不股:干事创业首先想到用股份形式来干;无人不股:每个农民、贫困户都可以成为股东。“三变”改革面宽度深涉众广,已成为六盘水农村改革的靓丽风景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