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第二届中国国际期货论坛,报价方式可以是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加一个双方商定的基差

期货市场三问

尊敬的金兴明副秘书长,陈全训会长,李扬院长,各位嘉宾:

“矿山与钢厂直接进行铁矿石贸易,报价方式可以是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加一个双方商定的基差。铁矿石价格的波动通过期货盘面对冲,而基差的波动则相对较小,大大降低了企业的风险。”
嘉吉投资金属事业部大中华区战略客户总监王强说。

——2017第二届中国国际期货论坛热点解析

很高兴参加第十四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作为中国期货行业的年度盛会,见证了期货市场多年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在推动业务创新和对外开放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谨代表中国证监会对本届论坛的成功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参加会议的各位嘉宾、各界朋友表示热烈欢迎!

目前,基差点价的模式已经在钢厂之中广泛铺开。业内人士表示,基差贸易能够满足贸易双方灵活多变的谈判需求,使企业进一步将风险管理与生产经营相结合,使企业不直接参与期货也可利用期货价格,为企业利用衍生品市场拓展经营模式、进行风险管理提供了新路径。

本报记者孙鲁威 赵宇恒

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改革发展取得了新的成绩。一是品种系列与衍生工具不断丰富。2016年以来,新增商品期权2个,现有上市期货期权品种已达到54个,包括商品期货46个、金融期货5个、商品期权2个、金融期权1个,基本覆盖了农产品、金属、能源、化工、金融等国民经济主要领域。二是市场规模稳步增长、运行质量逐步提高。今年1至4月,我国期货市场继续保持活跃交易,日均持仓1455.66万手,同比增长9.71%;4月末市场资金总额4726.1亿元,同比增长7.06%。三是涵盖期货与期权、场内与场外、境内与境外的衍生品市场体系已初步构建。在各期货交易所不断丰富场内期货、期权交易工具的同时,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也充分利用自身专业优势,通过提供场外期权、远期等衍生工具,为企业提供更加精细化的风险管理服务,“保险+期货”试点已取得良好效果。境外投资者通过其境内企业参与我国期货市场的积极性较高,外资企业在一些成熟期货品种上的持仓占比已超过10%。四是价格发现与风险管理功能进一步得到认可,期货市场价格已经成为宏观调控部门监测经济运行的重要参考和国内外贸易定价基准。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根据我国商品期货价格信息编制的中国商品综合指数已经能够较准确地反映出PPI和CPI的未来变化趋势,为国家宏观管理部门判断经济形势提供了难得的重要参考。同时,期货与期权逐步成为企业经营发展所必需的风险管理工具,在服务“三农”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定价模式生变

9月7-9日,由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商品交易所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主办的“2017第二届中国国际期货论坛”举办期间,各种形式的论坛释放了大量的期货市场发展信息。本次论坛是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金砖五国会晤的时代背景下,围绕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深入探讨了当前期货市场的形势和任务,值得关注。对于“保险+期货”、期权、场外市场等热点问题,我们努力寻找答案。

总体上看,我国期货市场发展势头良好,市场功能不断提升,但我们也要清醒的看到,期货市场的运行质量,较之实体经济风险管理的需求还有许多不足。借今天论坛的机会,我着重谈谈如何通过市场创新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作为一种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贸易方式,基差贸易将上下游企业原本交易的固定价格分解为期货价格加基差价格。企业可结合自身需求,择优成为基差制定方或点价方,并根据市场灵活选择点价期与交货期,通过场内期货操作将现货市场价格风险转移到期货市场,而个性化诉求则通过基差贸易得到很好体现。

“保险+期货”走到哪了?制度设计需要纳入试点

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看,我国期货市场的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王强表示,大宗商品定价与贸易方式大多经历了从现货一口定价向基差贸易定价的演变。定价方式演变的关键,就是存在具有足够公信力及能够真实反映市场供需关系的期货基准价格。他指出,大商所铁矿石、焦煤、焦炭等黑色商品期货价格,得到了国内外产业客户的广泛认可与使用,已经具备了成为国内外贸易定价基准的基础。

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产业的创新模式“保险+期货”试点已经正式实施两年多了。在保监会、证监会、农业部等部门的支持下,3家交易所两年来共组织大批期货交易所实施了近80个试点项目。在“保险+期货”圆桌论坛上,第一批参与试点项目的部分期货公司、保险公司以及龙头企业相关负责人提出了“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下一步的重点——尽快把制度建设纳入试点。

一是产业参与不够充分,市场功能有待提升。目前,我国规模以上企业有50多万家,但我国期货市场的产业客户仅有2万余户,大量企业尚未直接参与期货市场。2016年,我国期货市场持仓金额与GDP的比值约为1%,而美国为70%,我国期货市场持仓金额约为美国的千分之八。我国期货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能力远逊于发达市场,未来市场发展空间巨大。而豆粕和白糖期权上市以来,日均成交分别为1.8万手和0.69万手,约为期货合约成交量的2.4%和2.49%;期权日均持仓6.06万手和2.77万手,约为期货合约的4.02%和5.16%,尚处于细心呵护的培育阶段,市场功能发挥还需假以时日。

为在钢铁产业推广基差贸易,大商所2017年首次在黑色系品种开展基差贸易试点,支持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等金融机构为实体企业提供相关的针对性服务。一年来,基差贸易试点项目既得到了钢厂、贸易商等实体企业的积极关注和参与,也得到了金融机构的支持和推广,风险管理子公司不断尝试业务创新,研究制定了个性化的基差贸易方案,更加贴近实体企业的生产经营需求,将风险管理的功能融入到日常贸易中来。

广西洋浦南华糖业农业技术部总经理黄嘉宁表示,“保险+期货”是服务实体经济的有益尝试,也有助于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目前整体上特别是农民对“保险+期货”的理解还不深,认识还不足。要解决认识上的问题还是要强化实效,一是因为试点规模有限,对产业的影响也有限,所以要尽快扩大规模。二是试点方案设计上要尽量解决基差风险,确保农民真正受益。黄嘉宁希望从长效机制建设上实现试点的突破。

二是多数品种存在近月合约不活跃,活跃合约不连续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农产品和部分工业品期货活跃月份集中在1、5、9三个月份,而且在临近交割月份基本处于不活跃状态,价格不连续。这给连续生产经营的企业开展套期保值操作带来较大的风险和交易成本。特别是对一些上下游企业直接利用期货价格进行基差贸易形成很大障碍。分析来看,活跃合约不连续主要缘于近月合约不活跃,而近月合约不活跃的根源在于期现货市场衔接不顺畅。这里有品种自身现货市场属性的原因,更有期货市场业务制度与现货市场不匹配的问题。随着我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企业对风险管理的需求越发迫切,活跃合约不连续已明显影响到期货市场功能的有效发挥。

永安资本副董事长李金禄表示,基差报价表与普通现货交易报价表相比,除了标明企业所需铁矿石的品位、交割地点等基础信息外,还给出了远期价格的基差报价。与传统报价不同,基差报价只给出一个确定的基差价格,作为基准价的期货价格由某一方企业于合同规定的点价期内在期货盘面点选。

对此,期货公司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新湖期货副总经理金玉卫认为,一是对保险价格设定需要进一步探索。过去试点项目里面大多数是采用标的现货现价作为目标价格,而在美国,大部分采用可变价,以未来均价作为目标价格。二是关于基差风险处理要改进。目前都是以期货为保险标的,最后赔付也是按照期货价格,但是农民真正面临的是现货风险。可探索以各地价差作为现货价格指导,规避基差风险。三是效果评估体系亟待完善。以是否赔付、赔付金额大小来判断试点效果并不合理,不利于后续推广,应加快建立“保险+期货”项目效果评估体系。

三是市场价格波动率较大,部分品种流动性较差,价格多次出现短时大幅波动。近年来,受国际市场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影响,在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步深化的大环境下,国内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波动率上升,市场运行风险显着增加。各交易所在扩大期货品种涨跌停板幅度后,以停板价收市的情况仍时有发生,甚至出现了全市场主要商品期货短时大幅共振的情况。市场资金在大类资产之间快速转移,板块轮动的特征明显,流动性风险与外部冲击风险并存。此外,股指期货与国债期货市场总体流动性还不深,个别合约因错单或止损交易等原因,盘中一度触及停板。波动率大的市场不利于实体企业管理风险。

李金禄介绍说,2017年5月底,某钢厂想锁定8月底原材料铁矿石的采购价格。此时钢厂可直接购买一批铁矿石现货囤货,也可以在期货市场做多保值,还可以利用基差贸易锁定原料成本。最终,钢厂与永安资本签订了基差贸易合同。5月31日,永安资本与该钢厂确定了-11元/吨的基差来交货,8月底在日照港交pb粉。钢厂于6月12日在铁矿石1709合约上以431元/吨点价,确定远期交货价为420元/吨。当天现货价格430元/吨,钢厂相当于节省了10元/吨的采购成本。

对于目前呼声较高的收入保险也面临两个需要优化的问题:一是保费分拆。价格风险通过场外期权进行对冲,但是产量风险部分保险公司也需要留有积累,要在制度上解决二者比例问题。二是产量测定。目前由于单位经营规模小,人工测产范围广成本大,亟待建立现代产量数据服务体系。

我们深知,我国期货市场发展时间尚短,完善市场机制也非一日之功,但在难得的时代机遇面前,必须有强烈的使命感和紧迫感,加快业务创新,不断优化市场功能,服务好实体经济发展,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有力支持。为此,需要在业务和产品创新上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相比于直接在现货市场采购,基差贸易提供了更灵活的定价方式,并减少了资金占用。同时,基差贸易方式下企业签订的是现货购销合同,提前明确购销货物的时间、地点和品质,结合经营情况主动点选期货价格作为原料购买的基准价格,在转移风险的同时让钢企更易于理解和接受,促进交易达成。

相关文章